以下有五篇文:

詳釋一:關於說方言的問題

詳釋二:關於女人禱告和講道要蒙頭的問題

詳釋三:保羅不許女人講道的問題

詳釋四:對林前5:4-5論到一個亂倫之人所說的話,

  和林前三章兩等工程的比喻,應怎樣正確解釋?

詳釋五:古代未聽見福音人有無得救的可能?

 

 

詳釋一:關於說方言的問題

 

有些人強調說:聖靈充滿,就必須說方言;不說方言就沒有被聖靈充滿。這種說法是完全違背聖經教訓的。事實上有不少專門強調、高舉『方言』的人,他們的『方言』也是很有問題的,對此我們必須加以分辨。

  方言固然是聖經中曾經提到過的許多屬靈恩賜中的一種,在使徒時代某些教會中曾特別出現過;但並不等於說在任何時代,任何教會,任何信徒中都要說方言。我們看到主降生前的眾先祖眾先知從沒有說方言。主耶穌一生雖然是被聖靈無限量充滿的,但按照聖經的記載,祂三十歲以前並未施行過神跡奇事。三十歲出來傳道後,由於工作的需要,主遵照天父旨意,施行了許多醫病趕鬼的神蹟,但祂卻從未說過一句方言。施洗約翰雖然也是從母腹奡N被聖靈充滿了,但他一生除了論到主耶穌所說的一切話都獲得應驗之外,『一件神跡沒有行過。』(約10:40-42)。更沒有說過甚麼方言。在使徒中除保羅書信中特別論到方言外,其他新約書信中都未提到方言。在二千年以來的教會歷史中,主所重用的許多大有能力的傳道人,無論是十四到十六世紀歐洲各國的宗教改革家,或是十九世紀上半期,帶來『偉大的宗教興奮』的復臨運動傳道人和信徒,他們都沒有說過方言。因此,對於方言,我們必須採取慎重的態度加以辨別:是出於人為的方言,還是出於靈感的方言?假如是出於靈感的方言,還要分辨是出於聖靈的?還是出於邪靈的?正如經上所說:『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上帝的不是。』(約一4:1-6.帖後2:1-3)。

     聖經中提到的方言有兩種:一種是五旬節聖靈沛降時所賜下的方言的恩賜。這種方言實際上是講的外國、外族的語言,是向外國、外族的人講的,目的是向他們傳揚真道。講的人自己懂得其中的意思。聽的人也明白,不需要翻譯(徒2:1-13,14-47)。因此這種方言實際上是一種明顯的神跡,除邪靈有能力假冒外,一般人是不易假冒的。

聽說我們教會過去有一位傳道人,曾有這種方言的恩賜。某次該傳道人得到聖靈啟示,要他去一島嶼,向當地的土人傳道。他向教會領導機構提出後,領導上考慮到一時還找不到會說當地土人語言的翻譯,因此沒有安排他去。不久該傳道人又第二次受聖靈呼召,要他立即去該島傳道。他就憑信心立即乘船前往該島。當船靠了岸,他的腳踏上該島的土地,見土人來迎接他時,他便立即獲得方言的恩賜,開口說出土人的話來。從此他便將主的真道傳遍該島。

  當然,類似這種方言的神跡,現代畢竟還是個別的。因現今聖經已被翻譯成二千幾百種文字方言,世界各國各族中也都有會說當地方言的傳道人在傳道,因此不一定再需要更多的這種神奇性方言的恩賜。

  至於我們目前所聽到看到的一些所謂『方言』的恩賜,卻是很有問題的。他們說,他們已得到五旬節的方言恩賜,在說外國的話語。實際上他們說的話語連自己也不懂,別人也聽不懂,而且根本就不是什麼外國話語。再說,他們在聚會中各說各的所謂外國方言,又是說給誰聽呢?聚會中都是本國的人,又為什麼要說大家聽不懂的外國話呢?其實他們的所謂外國話,不過是一些雜亂的沒有意義的語調,是一種迷信無知的追求所造成的結果,和上面所述五旬節的方言恩賜,是完全不相同的。

     聖經中提到的另一種方言,也就是保羅書信中所提到的方言恩賜(林前14章)。這種方言和上述五旬節的方言恩賜是不相同的。五旬節方言是對人說的,而且是人聽得懂的,不需要翻譯。此處的方言『原不是對人說,乃是對上帝說,因為沒有人聽出來,然而他在心靈堙A卻是講說各樣的奧祕。』(林前14:2)。而且此處的方言是需要有人翻譯的。如保羅說:『若有說方言的,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且要輪流著說,也要一個人翻出來。若沒有人翻,就當在會中閉口,只對自己和上帝說就是了。』(林前14:27-28)。還有,五旬節方言是為了佈道,救助人的靈性;此處的方言『是造就自己。』如保羅說:『說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講道的,乃是造就教會。』『但在教會中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林前14:4,19)。

     假如現在有人自以為得了保羅所說的這種方言恩賜,那麼他首先就應當自己省察是否真的是出於聖靈的恩賜,還是出於自己的迷信行為?如果確有靈的啟示,還要辨別究竟是出於聖靈的,還是出於邪靈的?如果是出於聖靈的方言恩賜,至少應有以下四方面的特徵:(一)這種方言應當是一種聖靈的啟示,是聖靈將要說的話放在他的心堜M口中,而不是他自己想要學習、模仿,或自己想要說甚麼方言。(二)他說的方言應當是『在心靈堙K…講說各樣的奧祕』,使他得到了光照、啟示,明白了各樣的奧祕。(三)應當使他的靈性和品德得到了『造就』。應當使他們結出聖靈的果子。(四)他們所說的方言應當完全符合聖經的教訓。若有一點不符合聖經,或與事實相違,就絕不可能是出於聖靈的啟示。

  因此,若無上述四方面特征,就絕不是真的方言恩賜。事實上現在有許多方言,不過是出於人為的迷信的『方言』,雖然說『方言』的信徒也是很誠懇的,有的也是很愛主的,但實質上卻是出於一種無知迷信的追求所造成的結果。他們將一種狂熱、興奮的感覺,或一時的衝動意念,藉著所謂說『方言』的形式表現了出來,正好像另有一些人藉著所謂『唱靈歌』『跳靈舞』的更狂熱的形式表現出來一樣。

  我過去曾遇到一些說方言的信徒,他們很虛心接受了我所傳講的聖經真道。他們要我去看看他們家庭聚會中說方言的情況,他們說的是不是五旬節的方言。我去察看後對他們說:新約聖經中有二種方言,一種是五旬節的方言,是用其國家和地區的方言,對來自那堛漱H傳福音,是他們都能聽懂的(徒2:1-13,14-47。但你們所說方言,都是一些相似的重複的音調,並不是外國的語言,沒有人能聽懂,肯定不是五旬節的方言。另一種方言,是保羅書信中所提到的方言:『那說方言的,原不是對人說,乃是對上帝說,因爲沒有人聽出來,然而他在心靈堙A却是講說各樣的奧秘。……說方言的是造就自己。』(林前14:2,4。我就問他們說;你們在說方言時,有沒有『在心靈堙K…講說各樣的奧秘』?若沒有,就不是聖靈啟示的方言。他們都說沒有。

此外,也要謹防有的別有用心之人的假冒,為了謀求私利,籠絡人心,擾亂真道。更要防備末後邪靈迷惑人的工作。例如有人自稱有說方言的恩賜,能將上帝的指示告訴一切求問的人。不是騙人的,就是有邪靈附身。

 

 

詳釋二:關於女人禱告和講道要蒙頭的問題

 

有些人根據林前11:2-16的經文,提倡女人禱告時要蒙頭。事實上他們也只是象徵性地在頭頂上放一塊布,幷沒有按本段經文原來的要求真正蒙住頭臉。

其實這段經文所講的情况,是有它當時的背景和風俗習慣,幷不是每一個時代和國家都適用的。因此我們今天引用本段經文時,只應吸取其中屬靈的精意,而不應照搬其中表面的字句。正如使徒保羅所指出:『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

原來當時猶太國和周圍外邦信徒有一個風俗習慣,婦女都是在家中相夫教子,主持家務,而不在外面工作的,也不可在衆人面前拋頭露面,女人在會堂禱告和講道(原文是說預言,不是指一般的講道)時,都要蒙著頭(包括臉部)。否則,就會被人指責爲拋頭露面,放蕩不貞潔。這情况有些像現代保守的阿拉伯國家,一般婦女上街時仍用頭巾遮臉,這被認爲是虔誠正派婦女的一種美德。需要說明的是:當時猶太人和外邦信徒禱告的方式,和現代信徒是不同的。他們不是低著頭,閉著眼睛禱告,而是仰著臉,睜著眼睛,『舉目望天』禱告的(參約17:1)。因此就産生了婦女在會堂中禱告時必須蒙頭的情况,正如婦女在講道時必須蒙頭一樣。

但當時哥林多是一個現代化的商業都市,有點像現代法國的巴黎,或美國的紐約,或中國的香港,其中有不少追求時髦,愛作性感打扮的世俗女子,最喜歡在公衆場合拋頭露面。至於那些妓女們更是儘量暴露頭臉,坦胸露背,妖艶惑衆。可惜哥林多教會中也有一些姐妹受到了當時世俗化女子性感打扮的影響,想要在教會中帶頭改革婦女禱告和講道時蒙頭的風俗習慣,還美其名說要爭取男女平等,不願在聚會禱告或講道時蒙頭。

因此保羅勸誡她們說:『凡男人禱告或是講道(原文是說預言,下同),若蒙著頭,就羞辱自己的頭。凡女人禱告或是講道,若不蒙著頭,就羞辱自己的頭,因爲這就如同剃了頭髮一樣。女人若不蒙著頭,就該剪了頭髮。女人若以剪發剃發爲羞愧,就該蒙著頭。』(林前11:4-6

由此可見,當時普遍的習俗觀念,都以女人不蒙頭爲羞耻。因此生活在當時的姐妹就應當蒙頭。但今日在我們的國家中,已沒有這種習俗觀念,若再提倡女人蒙頭,反而會被人看爲笑話,而羞辱主的名。因此就不應再蒙頭。

保羅接著又說:『男人本不該蒙著頭,因爲他是上帝的形像和榮耀,但女人是男人的榮耀。……因此,女人爲天使的緣故,應當在頭上有服權柄的記號。』(林前11:7-10)。

保羅的意思是勸勉這些姐妹,不要和弟兄比較而不服氣,認爲弟兄爲甚麽可以不蒙頭,而却要姐妹蒙頭?想想天使罷,就連地位崇高的撒拉弗在上帝寶座前,也用兩個翅膀遮臉,兩個翅膀遮脚,兩個翅膀飛翔,不斷敬拜頌贊上帝說:『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祂的榮光充滿全地。』(賽6:1-3)。天使在上帝面前尚且這樣謙卑蒙臉,姐妹們豈不也當效法天使,『爲天使的緣故,……在頭上有服權柄的記號』,而在上帝和會衆面前蒙頭禱告麽。

保羅隨後又說:『你們自己審察,女人禱告上帝,不蒙著頭是合宜的麽。你們的本性不也指示你們,男人若有長頭髮,便是他的羞辱麽。但女人有長頭髮,乃是她的榮耀,因爲這頭髮是給她作蓋頭的。若有人想要辯駁,我們却沒有這樣的規矩,上帝的衆教會也是沒有的。』(林前11:13-16)。

從這段話更明顯可見,女人留長頭髮和蒙頭,在當時人們心堣w成了天經地義的事,幷也成了當時上帝衆教會的規矩。但現在時代早已改變了,人們的心理和看法也已不同了。若再像古時哥林多教會和其它衆教會那樣,提倡女人在教會中禱告和講道時要蒙頭,不但不能榮耀主,反而要被人看爲古怪,使主名蒙羞。

其實,保羅這段教訓所闡明的真理原則和屬靈精意,正如他在前一章的末了所指出的:『所以你們或吃或喝,無論作甚麽,都要爲榮耀上帝而行。』(林前10:31)。

 

 

詳釋三:保羅不許女人講道的問題

保羅說:『我不許女人講道』(提前2:12),這也是遵照當時的風俗習慣,因當時在一般人的觀念中,高尚貞潔的婦女不應當在衆人面前拋頭露臉,也不應在外面工作,而只是在家中相夫教子,處理好家務。正因此,我們看到當時的教會中沒有女傳道,主所揀選的十二使徒和七十個傳道人,也都是弟兄,沒有一個姐妹。所以保羅說:『我不許女人講道。』但有時姐妹受聖靈感動,說預言(也即上述作先知講道)時怎麼辦呢?那麼就要用布(臉巾)蒙著頭。因教外一般人對婦女都持有這樣的貞潔的觀念,信主的姐妹在教會中也當同樣如此。不然,如有不信主的慕道友來到教會中,看到信主的婦女這樣隨便上台講道,也不蒙頭,就會認爲信主的女人不貞潔,而被絆跌。正如保羅曾說:我向甚麽人,就作甚麽人,『爲要多得人。』『向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林前9:19-23)。又說:『所以你們或吃或喝,無論作甚麽,都要爲榮耀上帝而行。』(林前10:31)。違背真理信仰原則的風俗,我們當然不可遵著行;若不違背真理信仰原則的風俗,我們也當遵著行,爲了能引人歸主。因此保羅也曾說:『衆人以爲美的事,要留心去做。』(羅12:17

看來當時有些受到世俗急進思想影響,認爲男女應當平等的婦女,對保羅所說的教訓有些不服,甚至認爲這是重男輕女,因此保說了這樣一些理由來說服她們:『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她轄管男人,只要沉靜。因爲先造的是亞當,後造的是夏娃;且不是亞當被引誘,乃是女人被引誘,陷在罪堙C 』(提前2:12-14)。當然,這不是主要的理由,主要的理由己如上述。

 

 

詳釋四:對林前5:4-5論到一個亂倫之人所說的話,

和林前三章兩等工程的比喻,應怎樣正確解釋?

 

     『一次相信永遠得救』論者,有一種可怕的說法,認為一個已經因信蒙恩得救的信徒,即使以後犯罪遠離主,甚至直到死時,未再悔改歸向主,也仍然是能夠得救、得永生的。只是他們將來得不著賞賜,而且死後要受到一段時間的責罰。這種說法實際上是從羅馬天主教煉獄的謬道演變而來。

  他們提到的一處經文根據是:使徒保羅論到哥林多教會那個犯亂倫罪的信徒說:『奉我們主耶穌的名,並用我們主耶穌的權能,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林前5:4-5)。

     其實保羅對哥林多教會這一段囑咐的話,意思是要他們把這個公然娶自己繼母為妻的信徒,從教會中開除出去,使他的罪行當眾受到譴責,免得基督和教會的名聲因他的行為在外邦人中蒙羞辱,並使別人的靈性被絆跌(參:林前5:1-13)。而在保羅看來,將他從永生上帝的家,也就是教會中開除出去,使他公然受責罰,也等於是將他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因撒但是『世界的王』,『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14:30.約壹5:19)。但是這樣作的目的,仍然是為了挽救他,希望他在遭受責罰,開除出教之後,能真正認清自己罪行的嚴重,而痛悔改過,以致他的心靈(原文是『普紐瑪』,不應譯為靈魂,而應譯為心靈,或靈性),在主耶穌光照、感動他的日子可以得著拯救。

     後來,這個被開除出教的信徒果然在主的靈光照、感動之下,痛悔改過了;以致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中又勸勉教會赦免他的罪,並重新接納他為主內弟兄。保羅說:『這樣的人受了眾人的責罰也就夠了。倒不如赦免他、安慰他,免得他憂愁太過,甚至沉淪了。所以我勸你們,要向他顯出堅定不移的愛來。為此我先前也寫信給你們,要試驗你們,看你們凡事順從不順從。你們赦免誰,我也赦免誰。我若有所赦免的,是在基督面前為你們赦免的。免得撒但趁著機會勝過我們,因我們並非不曉得他的詭計。』(林後2:6-11)。  

     此外,一次相信永遠得救論者還引用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三章所講的兩等工程的比喻,來支持他們上述的錯誤看法。他們說信徒得永生完全因信靠恩,和他們信主後行為好壞沒有關係,行為不會影響永生,只會影響冠冕和賞賜。認為行為不好的信徒也能得救,只是像從火堜漭X的一根柴。其實保羅講這兩等工程的比喻,都是指主的僕人在基督的根基上進行傳道工作的工程說的。保羅在林前三章中勸告傳道人不可用草木禾稭(如結派紛爭,驕傲嫉妒,用人的手法拉攏人……)來建造教會工程,發展教會信徒,而務要用金銀寶石(如在主堨然成聖,彼此相愛,合而為一,愛上帝愛人心,同心合意服務行善,傳道救靈,宣揚上帝的大愛,基督的教恩,聖經的真道,多多引人歸向基督)來造教會工程,增長教會信徒,因將來必有烈火考驗來到,要顯出各人工作的成果。人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賞賜。』『人的工程若被燒了,他就要受虧損。』他自己雖然可以悔改而得救,但卻遭到很大虧損,因此『雖然得救了,乃像從火婺g過的一樣。』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這兩等工程比喻絕不是指信徒品格的好壞、善惡,不會影響得救的問題。如果一個信徒起先信而悔改,得蒙主恩的拯救,後來又犯罪遠離主,至死未再悔改歸向主的話,他肯定是不能得救的。保羅在各封書信中不斷告戒已經得蒙主恩拯救的信徒,不可再在罪中生活,以至於滅亡。例如他在加拉太書中說:『你們當順著聖靈而行,就不放縱肉體的情慾了。因為情慾和聖靈相爭,聖靈和情慾相爭。……情慾的事都是顯而易見的,就如姦淫、污穢、邪蕩、拜偶像、邪術、仇恨、爭競、忌恨、惱怒、結党、異端、紛爭、嫉妒、醉酒、荒宴等類。我從前告訴你們,現在又告訴你們,行這樣事的人必不能承受上帝的國。……凡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體連肉體的邪情私慾同釘在十字架上了。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接著又說:『不要自欺,上帝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5:16-21,24-25. 6:7-8)。

     保羅在羅馬書中又說:『因為隨從肉體的人體貼肉體的事,隨從聖靈的人體貼聖靈的事。體貼肉體的,就是死;體貼聖靈的,乃是生命、平安。原來體貼肉體的,就是與上帝為仇;因為不服上帝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屬肉體的人不能得上帝的喜歡。如果上帝的靈住在你們心裡,你們就不屬肉體,乃屬聖靈了。人若沒有基督的靈,就不是屬基督的。……你們若順從肉體活著,必要死;若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著。』(羅8:5-9,13)。又說:『我們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麼?斷乎不可。豈不曉得你們獻上自己作奴僕,順從誰,就作誰的奴僕麼?或作罪的奴僕,以致於死;或作順命的奴僕,以致成義。……但現今你們既從罪堭o了釋放,作了上帝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羅6:15-22.參來3:12-14.彼後2:20-22)。

 

 

附釋五:古代未聽見福音人有無得救的可能?

 

     讓我們先看一段經文:『凡恆心行善、尋求榮耀、尊貴和不能朽壞之福的,就以永生報應他們;惟有結黨、不順從真理、反順從不義的,就以忿怒、惱恨報應他們。將患難、困苦加給一切作惡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卻將榮耀、尊貴、平安加給一切行善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因為上帝不偏待人。凡沒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不按律法滅亡;凡在律法以下犯了罪的,也必按律法受審判。(原來在上帝面前,不是聽律法的為義,乃是行律法的稱義。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裡,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就在上帝藉耶穌基督審判人隱秘事的日子,照著我的福音所言。』(羅2:7-16

  根據這段經文的教訓,我們相信在古時沒有機會聽見福音和律法真理的人,其中有些敬畏上天,心地善良,滿有愛心的人,樂善好施,救濟貧苦病患急難中的人,証明上帝的靈也感化了他們的心,而且上帝預知,如果他們活在今日,像我們一樣聽見福音,他們甚至會比我們今日一般基督徒更為愛主愛人,因此上帝在審判的日子也要稱他們為上帝的兒女,並賜他們永生的救恩。

懷愛倫在《歷代願望》一書中,也早就解答了這問題:『在審判的日子,那些爲基督所稱揚的人可能沒有多少神學知識,但他們心中懷有基督的生活原則。由於聖靈的感化,他們常給周遭的人造福。即使在異教徒中,也有仁慈爲懷的人,在生命之道還沒有進入他們耳中之前,就已善待所遇到的傳教士,甚至冒生命危險去幫助他們。還有一些外邦人,他們在蒙昧無知之中敬拜上帝。從來沒有人把真光傳給他們,但他們也不至滅亡。他們雖然不知曉上帝明文的律法,卻聽見上帝在大自然中向他們說話,而且照著律法的要求行事。他們的行爲證明,聖靈已經感動他們的心,他們也就被承認爲上帝的兒女。在各國和異教徒之中,許多卑微的人,將來會聽見救主說︰「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那時,他們該是多麽驚奇而快樂啊﹗同時,那無窮慈愛的主,見這些跟從他的人,因聽到這贊許的話而驚喜地望著他時,他的心將感到多大的快樂啊﹗』(歷代願望第七十章第五、六段)。

我在此願講一個見證,是我幾十年前聽到林堯喜牧師告訴我的。以前在清朝有一位官府家的小姐,嫁給另一官府家的公子作妻子,兩家都是有錢有勢,門當戶對,眾人原都以為是美滿良緣。但結婚一段時間後,妻子發現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後來病情嚴重時,更是失去正常理智,使她感到甚是痛苦。雖然這樣,她還是耐心忍受,孝順公婆,服侍丈夫。後來她的公婆都相繼病逝,她又沒有生育兒女,整日面對失去理智的丈夫,更覺孤獨淒涼。雖然家中有著許多財產,又有眾多僕人婢女料理家家園,然而這一切並不能帶給她任何安慰和歡樂。正在痛苦憂傷之中,她得蒙真神的光照,感到保留這麼多的家產有甚麼意義呢?將來她死後這一切家產又歸誰呢?不如利用這些財產賙濟貧窮,廣行善事,更有價值。於是她帶著婢女,探望貧苦人家,瞭解社會民情。然後有計劃地買了大批糧食,分發給貧苦百姓。每到冬天來到前,又僱佣眾多裁縫,製作大批棉衣,送給有需要的人。她也特別定製一些較好看的衣服,送給一些窮秀才,在經濟上支助他們。她就這樣經年累月、有計劃地救濟貧苦,廣行善事。她的人生也變得更有意義,更覺歡樂了。隨著一年一年過去,她的家產已大部分用去,她自已也上了年紀。有一天夜埵o作了一夢,夢中她到了一個極其美麗的地方,看到一些建築工人正在那堳堻y一座宮殿,大部分都已造好了,顯得甚為光耀華美。她走過去細細觀看這座宮殿,並詢問建築工人,這座宮殿是為誰造的。想不到他們回答她說:這座宮殿正是為你造的。她就從夢中醒了過來。

     她以後又繼續行善數年,她的財產差不多已用盡,她也年邁體衰,病臥在床。有一天夜堙A她又作了一夢。夢中又到了先前所看見的極其美麗的地方,並且又看見了先前所看見的那座宮殿,已經造好了,顯得更為榮耀華美。當她正觀看興賞時,看守的人告訴她,這宮殿已造好了,正等她以後來居住。她在歡欣之中,就從夢中醒過來了。以後,她也懷著這榮美的夢境和應許安睡長眠了。

  也許有人會產生疑問:這婦人從未信耶穌,也能得救嗎?我們認為:她未信耶穌,是因為沒有機會聽到耶穌。如果她有機會聽到,她一定會信耶穌,且比一般信徒更熱心。主耶穌是完全預知這一切情況的。所以上帝應許她能得救,和信耶穌得永生的福音真理並沒有矛盾。

     從這個婦人夢中所見為她造的宮殿,使我們連想起主耶穌現在也正在天上天父上帝的家中為我們預備地方。主為我們所預備的地方要遠比這一位婦人夢中所見的宮殿更為榮美,正如經上所應許的:『上帝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

     我們看到這一位婦人所得到的真理亮光是極少的,她一生中也從沒有機會聽到福音,但她卻盡她所能的行得這樣好。她知道利用短暫今生的財物,救濟貧窮遭難的人,並為永生的將來作美好的預備,而我們今日的信徒得到了空前大的真理亮光,豈不應當行得比她更好麼?聖經上也教導、勸勉我們說:『不要為自己積儹財寶在地上,地上有蟲子咬,能袓a,也有賊挖窟窿來偷。只要積儹財寶在天上。……因為你的財寶在那堙A你的心也在那堙C』(太6:19-21)。另一處又說:『你要囑咐那些今世富足的人,不要自高,也不要依靠無定的錢財,只要依靠那厚賜百物給我們的上帝。又要囑咐他們行善,在好事上富足,甘心施捨,樂意供給人,為自己積成美好的根基,預備將來,叫他們持定那真正的生命。』(提前6:17-19)。

     經上又說:『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堶惜ㄛO徒然的。』(林前15:58)。(引錄自路光《聖經分卷研究釋要》新約分冊哥林多前書和羅馬書附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