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研討會

回到聖經研討會專題研讀

 

十四萬四千人的特殊考驗和未來的榮耀

 

    啓示錄中共有三處提到十四萬四千人。十四萬四千人是從我們末後上帝餘民中揀選出來的,他們將要經過末後空前的大患難,而於主復臨時活著被提升天,他們將來在天上也要擔負特別的工作使命。由於他們和末後上帝的餘民有關,故我們要特別根據聖經的啓示,對他們的情况,作一仔細查考和默想。

    啓示錄第一處提到十四萬四千人,是在七章中。當時約翰『看見四位天使……執掌地上四方的風』,後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從日出之地上來,拿著永生上帝的印,他就向那得著權柄能傷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聲喊著說,地與海幷樹木,你們不可傷害,等我們印了我們上帝衆僕人的額。我聽見以色列人(指屬靈以色列人基督徒,參啓21:12,14,27. 22:14. 20:9.另參羅2:28-29. 9:6-7.3:7,26-29) 各支派中受印的數目有十四萬四千人。……』(啓7:1-8

    由此可見,十四萬四千人,接受上帝印記的工作,是要在救恩的門關閉,四方的風大刮之前完成的,他們最後也將經過四風大刮之時期。也許我們會掛心十四萬四千人經過四風以後的情况將如何呢?於是接著約翰又在異象中看到了他們將來在上帝和羔羊寶座前的榮耀景象,幷由一位長老向約翰介紹了他們的情况。正如約翰記載說:『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那堥茠滿H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所以他們在上帝寶座前,晝夜在祂殿中事奉祂,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因爲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上帝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泪。』(啓7:13-17)。

    啓示錄第二處提到十四萬四千人是在十四章的首段。因十三章末段提到二角如同羊羔的獸將要强迫人拜獸(形狀像豹的獸)和獸像幷接受獸的印記,使凡拒絕者『都不得作買賣』,幷『都被殺害』。也許我們又要掛心末後十四萬四千人的情况將如何呢?他們是否都經得起這種考驗呢?他們是否真的遭到了他們的殺害呢?於是異象中接著於十四章的首段,又一次展示了他們將來在天庭與羔羊站立在一起,唱新歌頌贊上帝時的榮耀景象,幷更詳細地啓示了他們的情况,藉以鼓舞他們幷慰勉大家。正如約翰記著說:『我又看見羔羊站在錫安山,同祂又有十四萬四千人,都有祂的名和祂父的名寫在額上。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像衆水的聲音和大雷的聲音,幷且我所聽見的,好象彈琴的所彈的琴聲。他們在寶座前,幷在四活物和衆長老前唱歌,仿佛是新歌,除了從地上買來的那十四萬四千人以外,沒有人能學這歌。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羔羊無論往那堨h,他們都跟隨祂。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作初熟的果子,歸與上帝和羔羊。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啓14:1-5)。

    啓示錄第三處提到十四萬四千人是在十五章中,論到七灾傾降時。因爲七灾傾降時期,十四萬四千人也在地上,也將因此經受一定的信心考驗。但七灾原爲刑罰那些迫害十四萬四千人的巴比倫教會和跟從她的人,至於十四萬四千人却都要蒙保守、得拯救。因此在顯示七灾之前,特將十四萬四千人將來在玻璃海上『唱上帝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的榮耀景象,預先展現出來,對十四萬四千人和大家,都是一種極大的慰勉與鼓舞。正如約翰在異象中看到他們的情况說:『我看見仿佛有玻璃海,其中有火攙雜,又看見那些勝了獸和獸的像,幷他名字數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著上帝的琴,唱上帝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說:主上帝全能者阿,你的作爲大哉,奇哉。萬世之主阿(世或作國)你的道途義哉,誠哉。主阿,誰敢不敬畏你,不將榮耀歸與你的名呢?因爲獨有你是聖的,萬民都要來在你面前敬拜,因你公義的作爲已經顯出來了。』(啓15:2-4)。

    現將以上三處論到十四萬四千人的情况歸納爲以下四個方面,逐點體會之:(一)十四萬四千人的標記。(二)十四萬四千人的品德。(三)十四萬四千人的經歷。(四)十四萬四千人的特權。

 

一,十四萬四千人的標記

    約翰在異象中,首先看見十四萬四千人在額上所有的印記,說:『我又觀看,見羔羊站在錫安山,同祂又有十四萬四千人,都有祂的名和祂父的名寫在額上。』(啓14:1)。

    此處錫安山是指天上的錫安山,爲天上聖城新耶路撒冷之所在(來12:22)。在十四萬四千人的額上,寫有羔羊的名和祂父的名,實際上也就是指在他們的額上,印上了『永生上帝的印』(啓7:2-4)。因在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永生上帝的印記中,原就包括了聖子羔羊和聖父上帝的名;他們既然在額上接受了上帝的印記,也就自然在額上有了羔羊和父上帝的名。

    那麽,他們是怎樣才能在額上接受上帝印記的呢?這首先需要明白上帝的印記是甚麽?通過以前啓示錄七章中的詳細解釋,我們確知:『上帝的印』(英文爲SEAL)是啓示錄中的專用名詞,它和『耶穌的印記』(拉6:17原文是記號,且是多數,英文譯爲MARKS)、『聖靈的印記』含義都是明顯不同的。聖靈的印記是指聖靈在人心中使人悔改、重生的經驗說的,一個人有了屬靈生命,就已有了聖靈的印記。但在人心中的聖靈的印記還是有消失可能的(弗1:13-14. 4:30.6:4-8. 10:26-29.彼後2:20-22)。上帝的印是印在末後時代已在主塈@成得救工夫的上帝僕人的額上的,而且一經印上,永不會消失(啓7:1-4)。

    啓示錄中上帝的印記和獸的印記,在含義上是完全相對立的。那麽上帝的印記究竟是指甚麽說的呢?

    啓示錄中的所謂『印』實際上也就是一種權力、權柄的象徵。而上帝的印記簡單地說就是指上帝在六日創造大工完成時所設立,幷在祂頒布的十條誡命中所吩咐人當守的安息日。懷愛倫也曾明確解釋說:『第四誡的安息日乃是永生上帝的印記。』(善惡之爭340頁)。安息日之所以成爲上帝的印記,是因爲:

  (一)安息日正是上帝創造權能的紀念和印證(創2:1-3.20:8-11)。

  (二)安息日也是上帝立法(統治)權柄的根據和印證。因爲那作爲上帝統治基礎的十條律法中,唯有第四條吩咐人當守的安息日中,包含了上帝的印記,其中指出了上帝的聖名(耶和華),權位(創造主上帝),和統治範圍(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出20:8-11)。藉此顯明了十誡律法是由誰,幷根據甚麽權柄所設立的。因此,第四誡的安息日乃是上帝加蓋在十誡律法中的印記。如果人們廢除了第四條安息日的誡命,人就無法看出十條誡命是創造天地萬有的真神上帝所設立的。這樣就使上帝誡命的權威大爲消失。

  (三)安息日也是上帝使祂子民成爲聖的救贖權能的表號和印記。如上帝說:『又將我的安息日賜給他們,好在我與他們中間爲證據,使他們知道我耶和華是叫他們成爲聖的。』(結20:12.31:13)。

  (四)安息日也是上帝和我們之間關係的印證。如上帝說:『且以我的安息日爲聖,這日在我與你們中間爲證據,使你們知道我是耶和華你們的上帝。』(結20:20)。

  由以上所述,也可進一步體會到安息日的印記中,明顯含有救贖主羔羊和天父上帝的名。

    安息日既是上帝的印記,幷特別含有羔羊和上帝的名,因此凡願在額上接受上帝印的人,必須靠主恩助遵守上帝誡命中的第四條安息日的誡命(出20:8-11.58:13-14),這是毫無疑問的。(參:一,太5:17-22,27-30. 15:3-6. 19:17-19.2:8-12.約一2:3-4. 3:4-6. 5:2-3.林前7:19.7:7,12,14,24-25. 8:3-13. 二,太24:20.4:16.23:54-56.13:14,42,44. 16:12-13. 17:1-2. 18:1-4,11)。

    凡願接受上帝印記者,不但必須遵守第四條安息日的誡命,而且還必須靠主恩助遵守其它九條誡命,以不斷因信稱義和靠主成聖。因爲只有遵守安息日而又品格成聖的人,才能真正守全安息日,才能在額上接受上帝的印記!因從消極方面來說,人在安息日所違犯的其它任何一條誡命,也即所犯的任何一點罪,實際上也都同時干犯了安息日;而從積極方面來說,只有一個屬靈的人,一個因信稱義而又賴主成聖的人,才能在主的聖日『不以操作爲喜樂,稱安息日爲可喜樂的,稱耶和華的聖日爲可尊重的,而且尊敬這日,不辦自己的私事,不隨自己的私意,不說自己的私話,……就以耶和華爲樂。』(賽58:13-14)。因此也正是由於這一意義,安息日的遵守才得以名符其實地成爲上帝使祂子民『成爲聖』的證據(出31:13.20:12),也即真正成爲上帝印在祂子民額上的『永生上帝的印』(啓7:3),使他們確知他們是屬於上帝的(結20:19-20)。

    正因此,懷愛倫也一再嚴肅教訓我們說:『承認守安息日的人不都是受上帝印的。有許多教別人真理的人,在額上也不得受上帝的印。他們得有真理的光,知道主的旨意,明白我們所信的一切道理,然而他們沒有相配的行爲。那些熟悉預言與知道上帝神聖智慧之寶藏的人,該依他們的信心實行,該引導他們的家族隨從他們而行,使他們的家庭既有很好的規矩,就可以向世界表明真理在人的心上所有的感化力』。(經歷與目睹69,70頁)。

    『現在正是預備的時候,凡不聖潔的男或女都萬不能在額上受上帝的印。凡有欺詐之心,好說謊的男或女,决不能在額上受上帝的印。凡受印的人,必須在上帝面前毫無玷污,配作天國的人民,你們爲自己當查考聖經,便可明白現今之時代的可懼可畏。』(同上71頁)。

 

二,十四萬四千人的品德

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

    (一)關於十四萬四千人的品德,預言中首先提到:他們『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啓7:14)。這真是主對他們的心靈品格所作的多麽純美而蒙福的鑒定阿!主應許說:『那些洗淨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堙A也能從門進城。』(啓22:14)。

    十四萬四千人的心靈品格所以能被主的寶血洗淨,首先是因他們當初信而悔改時已靠主恩助,徹底承認痛悔了自己所有的罪,以求主的寶血洗淨,幷求主的聖靈潔除,以致他們的心靈真正被聖靈潔淨、更新、重生,而獲得了屬靈的新生命。

    他們的心靈品格所以能被主的寶血洗淨,也是因爲他們在信主悔改,獲得重生的經歷後,在成聖的道路上天天不斷、日益加深地奮發熱心,深切悔改,幷不斷用主的寶血洗淨自己一切的罪!他們所以要天天不斷悔改,一方面是因他們在追求成聖的道路上,或是由於暫時還沒有真正學會依靠主,自己的老我和軟弱,暫時還未被完全治服;或是由於自己疏忽了研讀聖經、儆醒禱告,以致靈性軟弱,被罪所玷污。因此還須天天不斷、隨時隨地求用羔羊的血洗淨自己的衣服。而另一方面原因是:在今生追求離罪成聖、聖而又聖的道路上,是沒有止境的。當他們越是親近主,越是得蒙真理更大更多光照時,也必越是發覺自己更多的軟弱、罪愆、缺點和不足,從而在主面前更深切的悔改,不斷用主的寶血洗淨自己的衣服,幷且洗得越來越『白淨』!

    他們不斷用主的寶血洗淨自己罪愆的過程,也是他們不斷靠主恩助,加深悔改,幷日益追求離罪成聖,聖而又聖的過程,因『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是救主一起賜給我們的(徒5:31)。再說主的寶血,不但有赦罪的功效,而也帶來使人離罪成聖的恩典。因主的寶血包含了主對我們無限的憐愛和爲我們作出的無限犧牲,幷因此帶給我們無限浩大的救恩!它能帶給我們離罪成聖的渴望和動力,也能帶給我們離罪成聖的聖靈的大能和恩助!使我們至終能靠著主寶血的功勞而達到完全離罪成聖之境!

 

他們是沒有瑕疵的

    (二)預言中論到十四萬四千人的品格說:『在他們的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啓14:5)。

  由於十四萬四千人天天不斷地依靠主聖靈潔淨人心靈品格的大能,幷天天不斷『用羔羊的血把自己的衣裳洗白淨了』,而且越洗越白淨,終於得到主的神聖嘉獎:『在他們的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啓14:5

    『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可見他們的人生已變得何等像主耶穌阿。主一生中雖然『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來4:15)。基督也被稱爲『無瑕疵無玷污的羔羊』(彼前1:19)。因爲主一生中每一言語行爲,每一思想意念都是完全聖潔無瑕疵的(約14:10,30-31)。而如今十四萬四千人的心靈品格也都在主媗亃o像主耶穌一樣,甚至『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林後3:18),而被主的靈稱爲『他們是沒有瑕疵』的,以致他們將來能蒙主恩榮和『羔羊』一同『站在錫安山。』(啓14:1)。

 

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

    『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這原是他們品格『沒有瑕疵』的一方面表現。但此處特別提出來,顯然是有特別意義的。『口中察不出謊言來』,首先是指在日常生活與一般處世爲人方面的表現,就如經上所教導的:『不要彼此說謊,因你們已經脫去舊人和舊人的行爲,穿上了新人。』(西3:9)。『所以你們要棄絕謊言,各人與鄰舍說實話,因爲我們是互相爲肢體。』(弗4:25)。又因爲『說謊言的嘴,爲耶和華所憎惡,行事誠實的爲祂所喜悅。』(箴12:22)。但另一方面也要注意,不說謊幷不等於任何實話都可以說。這也是一般的常識。例如不造就人的話,不榮耀主的話,危害到肢體和聖工安全的話,都是絕不可說的。甚至主的真理,屬靈的見證,也幷非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說的。例如基督就曾教導祂的門徒說:『不要把聖物給狗,也不要把你們的珍珠丟在猪前,恐怕他踐踏了珍珠,轉過來咬你們。』(太7:6)。使徒保羅也曾勸勉當時代的教會說:『應當防備犬類,防備作惡的,防備妄自行割的。』(腓3:2)。幷且也要存著『愛衆人的心』,『用智慧與外人交往』。(彼後1:7.提前2:1-6.西4:5)。

    此處『口中察不出謊言來』,更是指末後空前嚴重的逼迫、火煉和考驗中的表現:寧死不肯否認主名,不肯在言語、行動上有絲毫背離真道原則。正如主所勸勉的:『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二個麻雀不是賣一分銀子麽?若是你們的父不許,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所以不要懼怕,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太10:28-33)。又如經上所勸導的:『常存信心和無虧的良心,有人丟弃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壞了一般。』『你要爲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提前1:19. 6:12)。『你從我聽的那純正話語的規模,要用在基督耶穌堛澈H心和愛心,常常守著。從前所交托你的善道,你要靠著那住在我們堶悸爾t靈,牢牢守著。』(提後1:13-14)。如有必須,也『要爲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爭辯。』(猶3節)

    由於末後巴比倫教會的背道情况是空前嚴重的。又由於十四萬四千人末後所將經受的逼迫和考驗也是空前嚴重的,他們將要經過末後空前的『大艱難』時期,及其中最後的『雅各大患難』(但12:1.7:14)。那時每一個上帝餘民都將經受『不得作買賣』,幷將『被殺害』的烈火考驗。因此,在這樣的情况下,他們仍能至終高舉主名,堅守真道,絕不肯說出任何一句話來否定主的名和主的道,這確是難能可貴的!

    當然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的這種完美品德也不是一下子養成的。他們中有的人過去在準備時期中在言語上也曾有過這樣或那樣的軟弱和缺欠,甚至也可能像彼得一樣犯過三次否認主的錯誤。然而他們却絕不願意寬容和原諒自己的這些軟弱與過失,而却是不斷悔改,不斷懇求主的恩助,力求在言語上完全,在品格上成聖,至終靠著主的恩典,他們在救恩時期結束之前,都已作成了品格成聖的工夫,完成了傳道救靈的工作,以致於將來得以『豐豐富富的……進入我們主救主耶穌基督永遠的國。』(彼後1:4-11.2:12-13)。正如上帝所應許的:『得勝的,必承受這些爲業,我要作他的上帝,他要作我的兒子。惟有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堙A這是第二次的死。』(啓21:8)。

 

他們原是童身未曾沾染婦女

    (三)預言中還提到十四萬四千人的另一種特殊品德:『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啓14:4)。

    這堜珨〞滿y童身』,在英文聖經中譯爲『童女』。其實這個字的原文既非陰(女)性,也非陽(男)性,實爲中性。因此這個字的原意既不是童女,也不是童男,而是不分性別的『童身』。由此可見,說十四萬四千人『原是童身』,『未曾沾染婦女』,不過是一種比喻的說法,而不是按字面作實意的解釋。

    如果按照字面去解釋,語意就有矛盾。既說他們是『童身』,就說明十四萬四千人是有男有女的,那麽又怎能說他們『未曾沾染婦女』呢?可見,十四萬四千人是『童身』,不過是一種比喻的說法。童身是表示純潔的意思。正如說基督是『上帝的羔羊』,或『無瑕無疵的羔羊』一樣,『童身』和『羔羊』都是象徵純潔,或聖潔無瑕的意思。

  『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此處的『婦女』(原文多數),也就是指啓示錄十七章中的『大淫婦』以及她的女兒『世上的衆淫婦』,也就是指那『叫萬民喝邪淫大怒之酒的巴比倫大城』(啓17:5. 14:8. 18章),也就是指前面的獸和獸像的聯合機構(啓13章)。雖然末後『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亂的酒』,雖然兩角如同羔羊的獸等屬世的勢力將要聯合起來,强迫人去拜獸和獸像,幷在額上或在手上接受獸的印記;然而正如以利亞時代,上帝怎樣『在以色列人中爲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與巴力親嘴的』(王上19:18.),照樣,上帝在末後時也爲自己保守了這十四萬四千人,他們始終未曾向大淫婦屈膝,未曾與衆淫婦親嘴。雖然他們中有人在『爲真道打那美好的仗』的過程中,也可能有過一時軟弱或失敗的經歷,然而他們却始終未曾在淫婦面前完全屈服過,他們至終靠主變弱爲强,轉敗爲勝。因此他們仍都是『未曾沾染婦女』的。他們也就是約翰在異象中所看到的那些將來『站在玻璃海上』,『勝了獸和獸像幷他名字數目的人』(啓15:2)。他們也就是那些至終接受上帝印記,幷拒絕接受獸印記的堅守安息日的上帝忠心餘民(啓7:1-8. 15:2)。他們也『就是那守上帝誡命,有耶穌見證』的婦人『其餘的兒女』(啓12:17原文),他們也就是那『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忠心到底的聖徒(啓14:12)。

 

三,十四萬四千人的經歷

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

    (一)『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啓7:14)。

    此處所說的『大患難』,不是指救恩時期結束前的種種逼迫、試煉和磨難,而是指救恩時期結束後,基督即將復臨前的一段時間中出現的空前『大患難』。但以理書中對此也曾特別提到,幷稱之爲『大艱難』,說:『那時(指基督在天上至聖所中所進行的查案審判和中保工作完成後,也即救恩之門關閉後),保佑你本國之民(指上帝子民)的天使長(原文作大君)米迦勒(指基督)必站起來,幷且有大艱難,從有國以來直到此時,沒有這樣的。你本國的民中,凡名錄在生命册上的必得拯救。』(但12:1.另參但12:2)。 

    那時主耶穌要宣告說:『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爲義的,叫他仍舊爲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啓22:11-12

    以上所說的『大患難』或『大艱難』,具體來說,可分以下三方面內容:

 

四方的風要大刮

    (甲)『四方的風』,將要大刮(啓7:1-4)。這是由於基督在天上至聖所中的查案審判和最後贖罪工作完成後,得救的人數已滿足,十四萬四千人的受印工作也已完成,聖靈便要從人間收回,不再約束惡人之心,四位天使也要撤回,不再『執掌地上四方的風』,管理地上的事,於是『地上四方的風』──戰爭之風,惡人彼此仇恨殘殺之風,以及恨惡迫害上帝餘民之風,都要空前大刮!

    懷愛倫對此提到:『當祂(基督)離開聖所的時候,黑暗就要蒙蔽全地的居民。在這可怕的時期,義人必須自己站在聖潔的上帝面前,而再沒有一位中保爲他們代求。那約束惡人的靈已經收回,撒但就要完全控制那些始終不肯悔改的人。上帝的忍耐已經到了盡頭。這世界已經拒絕祂的恩典,藐視祂的慈愛,幷踐踏祂的律法。惡人已經跨過了他們蒙恩時期的界綫;上帝的靈既然被他們一味地拒絕,現在已經收回了。他們既沒有上帝恩典的保護,便無法脫離那惡者的手。這時撒但要把世上的居民捲入一次最大最後的艱難之中。當上帝的使者不再抑制人類情感的狂焰時,一切足以引起紛亂鬥爭的因素,都要發動了。全世界要陷入一次巨大的毀滅,比較昔日耶路撒冷的灾禍更爲可怖。……現在已經是劍拔弩張的局面,只待上帝許可,遍地就要遭受毀滅。

    那些敬重上帝律法的人,已被控告爲使刑罰臨到世界的人,他們也要被目爲一切灾害的禍根,就是引起自然界可怖的灾異和人世間流血的慘劇,使地上充滿禍患的人。最後的警告所發揮的能力已經使惡人惱怒,他們痛恨一切接受這信息的人,而且撒但還要火上加油,使世人仇恨與逼迫的精神越爲熾烈。』(善惡之爭第39636-637頁)。

 

七大灾難要傾降

    (乙)七大灾難將要傾降(啓15-16章)。七灾的主要對象是『獸』和『獸像』,以及一切和它們勾結、效忠於它們,幷幫助它們去迫害上帝子民的人。拜獸和獸像,接受獸印記的人也不能幸免(啓16:2,6,9,10,12,19. 14:9-11)。

    懷愛倫提到:『上帝的刑罰將要臨到一切想要壓迫幷消滅祂子民的人。因上帝長久寬容惡人,所以他們就大膽犯罪,他們的報應雖然遲延多時,但至終必然來到,毫厘不爽。「耶和華必興起,像在毗拉心山,祂必發怒,像在基遍谷,好作成祂的工,就是非常的工;成就祂的事,就是奇異的事。」(賽28:21)。在我們慈悲的上帝看來,施行刑罰乃是一椿奇異的事。』(參結33:11.34:6-7.1:3.)……從耶和華的遲延不願執行公義報應的這一件事上,我們可以看出那將要臨到罪人身上的刑罰必是多麽可怕。上帝所容忍已久的百姓,祂不加以打擊,直到他們在上帝面前惡貫滿盈,那時他們便要喝那「純一不雜」的忿怒之杯。

    當基督在天上的聖所中停止祂中保的工作時,那宣布在一切拜獸和獸像和接受獸印之人身上的純一不雜的忿怒,將要傾出。(見啓14:9,6)。上帝在要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所降給埃及人的灾難,和祂子民最後得救之前所要降給世人更可怖、更普遍的刑罰是相似的。』(同上649-650頁)。

    七灾雖然是刑罰世上惡人的,但十四萬四千上帝餘民也將會因此受到一定信心的考驗。有些人也會忍受一些饑渴和炎熱,再加上惡人對他們的迫害。但正當他們切需時,上帝必神奇供應他們。他們必無一人喪命。預言中論到他們將來在上帝寶座前時,說:『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因爲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上帝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泪。』(啓7:16-17)。

    懷愛倫提到:『上帝的子民也不免遭受苦難;但他們雖然常遭逼迫,多經憂患,忍受窮乏,缺少飲食,却必不至滅亡。那眷顧以利亞的上帝,决不疏忽一個克己犧牲的兒女。那曾數過他們頭髮的主,必要眷顧他們;而且在饑荒的時候,他們必得飽足。當惡人因饑荒、瘟疫而死亡的時候,天使要保護義人,幷供應他們的需要。主曾應許那『行公義』的人說:『他的糧必不缺乏,他的水必不斷絕。』『困苦窮乏人尋求水却沒有,他們因口渴,舌頭乾燥,我耶和華必應允他們,我以色列的上帝必不離弃他們。』(賽33:16. 1:17)。『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上帝喜樂。』(哈3:17-18)。『保護你的是耶和華,耶和華在你右邊蔭庇你。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不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灾害,祂要保護你的性命。』『祂必救你脫離捕鳥人的網羅,和毒害的瘟疫。祂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你;你要投靠在祂的翅膀底下;祂的誠實是大小的盾牌。你必不怕黑夜的驚駭,或是白日飛的箭;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間滅人的毒病。雖有千人僕倒在你旁邊,萬人僕倒在你右邊,這灾却不得臨近你。你唯親眼觀看,見惡人遭報。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你已將至高者作你的居所,禍患必不臨到你,灾害也不挨近你的帳棚。』(詩121:5-7.91:3-10)』(同上571-572頁)。

 

他們將要經歷雅各大患難

    (丙)雅各大患難:由於巴比倫教會和地上執政者聯合一致,規定一個期限,要將一切不肯放棄安息日,改守星期日爲聖日的上帝餘民都加以殺害。於是十四萬四千人都將經受最後『雅各大患難』的經歷。因爲『雅各遭難』而蒙拯救的經歷,是預表末後十四萬四千人的經歷的。正如先知的預言中所指出的:『耶和華如此說,我們聽見聲音,是戰抖懼怕而不平安的聲音,你們且訪問看看,男人有産難麽?我怎麽看見人人用手掐腰,像産難的婦人,臉面都變青了呢?哀哉,那日爲大,無日可比,這是雅各遭難的時候,但他必被救出來。萬軍之耶和華說,到那日,我必從你頸項上折斷仇敵的軛,扭開他的繩索,外邦人不得再使你作他們的奴僕。你們却要事奉耶和華你們的上帝,和我爲你們所要興起的王大衛(預表基督,參路1:32-33.19:6)。……雅各必回來,得享平靖安逸,無人使他害怕。』(耶30:5-10)。

    雅各在歸回迦南的路上,怎樣受到從以掃和他率領的四百武士而來的全家滅命的危脅,照樣,末後上帝餘民在歸回屬天迦南的最後路程上也將受到從世人而來的滅命的危脅,那時世人將要規定一個期限,使所有拒絕敬拜獸和獸像幷接受獸的印記的上帝餘民『都被殺害。』(啓13:15)。

    雅各在面對全家滅命的危脅時,雖然派人陪禮求和,幷一路上不斷迫切呼求主的拯救,然而上帝却似乎幷未垂聽他的懇禱,仍繼續容讓以掃帶領四百武士迎面趕來(創32:1-21)。照樣,末後上帝餘民也將經受相似而更嚴重的信心考驗。那時他們雖盡到一切可能去消除世人的誤會,以盡可能尋求和睦,幷不斷迫切呼求上帝的救助,然而一切的努力和懇求似乎全都無用。那環繞他們的危險,非但未見减少,反而越發增多,似乎一切的危難都從四面八方集中而來。他們中的每一個人都將陷於危機四伏,四面楚歌的險境。不過雖然如此,他們仍應盡到一切可能『盡力與衆人和睦』,幷且有時也能起一定效用。幷要不斷信靠上帝,加强禱告,主必保守他們,加力量給他們。

    當雅各面對以掃率領四百武士迎面復仇而來,幷越來越近之時,原想獨自安靜地在雅博渡口,通夜作一番懇禱,誰知在黑暗中忽然『有一個人來和他摔跤,直到黎明。』(創32:22-24)。他以爲是仇敵來尋索他的性命,只得被迫自衛,搏鬥了整整一夜,以致他這一夜連一點安靜祈禱的時間也沒有,只得一邊用盡平生所有的力氣進行艱苦的肉搏,一邊不斷從心靈中發出痛切的呼求。因爲他知道若沒有上帝加以力量和救助,他必要精疲力盡而喪命了。照樣,末後上帝的餘民也將經受相似而更嚴重的經歷。當試煉加重之時,他們將會感到情况空前危急,舊的危機未消除,新的危機又突然臨頭,幷且當他們被仇敵追趕或迫害之時,他們甚至想用一點點時間安靜祈禱也不可能。他們只能被迫一面逃命或受難,一面迫切呼求!

    雅各在與天使長基督『摔跤』──用信心祈禱掙扎之時,所感受到的最大痛苦,還是撒但對他心靈中的攻擊、控告和折磨。雅各知道這次危機是由於他過去所犯的罪(騙取長子名份和祝福)而招來的,因此心靈中原已充滿自責自恨,而這時撒但也就儘量控告誇大這一罪惡,幷藉以攻擊、恐嚇他的心靈,使他懷疑上帝是否已完全赦免了他,幷是否還會拯救他脫離這一次咎由自取的全家滅命的威脅。撒但妄圖使他失去信靠上帝的心而灰心喪膽,以致滅亡。如果雅各過去未曾悔改所有的罪愆,此時必要喪失信心,得不到上帝的恩助而滅亡;但事實上他過去早已經徹底悔改,幷在離罪成聖的道路上不斷長進,因此他此時便不斷以信心握住上帝全能的膀臂,而一直琱謊筐D主的憐憫和拯救,最後又呼求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創32:25-30

  照樣,上帝餘民也要經受相似而更嚴重的經歷。因爲在大艱難時期中基督已出離了至聖所,在上帝寶座前已不再有中保爲他們代求和贖罪。那時,『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爲義的,叫他仍舊爲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啓22:11)。那時,撒但也要盡全力控告、誇大上帝餘民過去所犯過的罪,幷竭力試探、攻擊他們的心靈,要使他們懷疑不信,灰心喪膽,陷入必死無疑的絕境。他一面使他們想起過去一生中所曾有過的諸多的軟弱和罪愆而妄圖使他們灰心,一面使他們懷疑自己是否還有甚麽未蒙赦免的罪,致使主拯救的應許不能實現在他們身上。因此他們當時最感到愁苦挂慮和懼怕不安的,還不是苦刑和死亡的威脅,而是擔心自己還有未曾悔改的罪,或是因自己的某些過失,使主拯救的應許不能實現在他們身上。因此他們渴望得到主赦免的保證,而不斷痛切懇求。他們此時心靈中爭戰的情况,正如先知預言中所形容的:『我們聽見的聲音是戰抖懼怕而不平安的聲音,……瞼面都變青了。』

  這時,如果他們發現過去一生中,確還有任何一點未曾悔改的罪,他們此時便要感到絕望了,主拯救的應許也將不能實現在他們身上。但如果他們過去確已悔改了在聖靈和真理光照下所能看到的一切罪,幷且一直是在追求成聖的道路上,不斷深切悔改,因信稱義,靠主成聖,那麽他們此時雖然經受撒但空前猛烈的控告和攻擊,也必能至終因信得勝。

    雅各的信心還曾忍受了長時間的遲延的考驗。他一路上雖曾不斷迫切懇禱,呼求上帝拯救他脫離以掃的手,然而主却似乎故意遲延不聽。主不但不攔阻以掃帶領四百武士迎面趕來,甚而還安排『一個人』(實是主自己)來和他『摔跤』,以加重他信心和心靈的考驗。此時雅各雖然更爲不斷迫切呼求,然而主的拯救仍似乎遲遲不來,以致搏鬥了整整一夜。最後正當他精疲力盡,腿被扭傷,心靈試煉已達極點之時,主的祝福方才來到;幷且當以掃帶領四百武士趕到面前之時,主的拯救方才顯明。

  照樣,末後上帝餘民也將經受相似的、更嚴重的考驗。他們將會被安放在一種空前嚴重而危急的險境中,而主的拯救却遲遲不來,幷且從表面上看來將不可能得到拯救了。他們的信心和整個心靈狀態都將經受試煉到極點。他們不斷迫切呼求主的拯救,而主的拯救却遲遲不來,以致心靈中充滿焦慮、痛苦和迫切呼求。正如預言中所形容的婦女難産的情景一樣:『你們且訪問看看,男人有産難麽?我怎麽看見人人用手掐腰,像産難的婦人,瞼面都變青了呢?哀哉,那日爲大,無日可比,這是雅各遭難的時候,但他必被救出來』。

  正如雅各最後因著信心和懇求『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幷得到了主的『祝福』。照樣末後上帝餘民最後也要因著信心和懇求而得勝。

    雅各怎樣在千鈞一髮的危急之際得蒙拯救,照樣,上帝的餘民也都更是這樣。他們都要得蒙上帝神奇的拯救,而無一人喪命。他們都要作『爲初熟的果子』,而活著被提升天。

 

懷愛倫關於雅各大患難的論述

    關於雅各大患難的經歷,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的『大艱難的時期』一章中,曾詳細論述,此處因限於篇幅,僅摘錄其中的一部分內容如下:

    『安息日的問題,已經成爲全基督教界鬥爭的焦點。宗教和政治的權威已經聯合起來,要强迫人去遵守星期日,那時少數堅决不肯服從群衆之要求的人,便要普遍地成爲憎惡和咒駡的目標。有人要鼓動說,對於少數反對教會制度和國家法令的人,不應予以寬容,寧可讓他們受苦,免得全國陷於混亂和無法律的狀態之中。……最後便有命令發出,制裁那些尊第四誡之安息日爲聖的人,斥責他們爲應受最嚴厲處分的人,幷指定一個期限,讓衆人在期滿之後,得以自由把這些人置於死地。舊大陸的天主教和新大陸背道的基督教,都要采取一致的行動,去對付那些尊重全部神聖誡命的人。

    這時上帝的子民要被捲入困苦和患難之中,就是先知所形容「雅各遭難的時候。」「耶和華如此說,我們聽見的聲音,是戰抖而不平安的聲音。……臉面都變青了呢。哀哉,那日爲大,無日可比。這是雅各遭難的時候,但他必被救出來。」(耶30:5-7

    雅各在那慘痛的一夜爲脫離以掃的手而「摔跤」祈禱(見創32:24-30),乃預表上帝的子民在大艱難時期中的經驗。』(第39638-639頁)。

    『撒但曾在上帝的衆天使面前控告雅各,幷因他的罪而聲稱自己有權毀滅他。撒但已經激動以掃前來攻擊他,幷且在這位先祖整夜角力時,設法用一種自知有罪的感覺壓迫他,使他灰心,幷折斷他那握住上帝的手。雅各被迫瀕於絕境。……他已經真誠地悔改自己的大罪,幷且祈求上帝的憐憫。所以他决不轉離自己的宗旨,却緊緊握住天使,幷用熱切和慘痛的哭聲呈上他的懇求,直到他得了勝利爲止。

    撒但怎樣鼓動以掃來攻擊雅各,照樣他也要在大艱難的時期鼓動罪人起來毀滅上帝的子民。從前他如何控告雅各,將來也要如何控告主的百姓。……他清楚地知道自己過去引誘他們犯了甚麽罪,這時他把這些罪誇大地臚列在上帝面前,幷聲稱這些人應該像他一樣被排除在上帝的恩眷之外。他聲稱上帝若赦免這些人的罪,而毀滅他和他的使者,那是不公平的。他主張這些人是他的俘擄,所以要求把他們交在他的手中,任他除滅他們。

    當撒但因上帝子民的罪而在祂面前控告他們時,主讓他儘量試煉他們。他們對於上帝的信心,他們的忠心和堅毅,將要受到嚴格的考驗。當他們回顧自己的一生時,他們的希望消沉了,因爲在他們的整個生活中,簡直看不出甚麽良善。他們充分認識自己的軟弱和不配。撒但要恐嚇他們,叫他們想起自己是沒有希望的,以爲自己污穢的罪迹是永遠不能洗除的。他希望能破壞他們的信仰,叫他們屈從他的試探,幷不再效忠上帝。

    雖然上帝的子民被那些决心要毀滅他們的仇敵所圍困,但他們所感到的愁苦,還不是因怕爲真理受逼迫,乃是怕自己還沒有悔改一切的罪,或因自己的某一些過失而使主的應許不能實現在他們身上:『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試煉。』(啓3:10)。他們若能得到赦免的保證,就不怕受苦刑或死亡了。但如果他們不配作祂的子民,幷因自己品格上的缺點而喪命,那麽,上帝的聖名就必受到羞辱。

    ……他們也深深自責,因爲他們沒有更大的力量去抗拒幷阻止這罪惡的洪流。他們感到如果他們過去用盡一切才能來事奉基督,幷再接再厲地向前邁進,撒但的勢力就不至於這麽猖獗地攻擊他們了。

    他們在上帝面前克苦己心,指出自己過去怎樣爲許多罪惡悔改,幷提出救主的應許說:『讓他持住我的能力,使他與我和好,願他與我和好。』(賽27:5)。他們幷未因自己的禱告,未能立時蒙應允而失去信心。他們雖然感到深切的焦慮、恐懼和窘迫,但他們仍不停止祈禱。他們持住上帝的能力,正如雅各持住天使一樣,他們心靈的呼聲乃是:「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

    雅各過去若沒有悔改那騙取長子權分的罪,上帝就不會垂聽他的祈禱,而慈憐地保全他的性命。照樣,在大艱難的時期中,當上帝的子民因懼怕和痛苦而受折磨時,如果他們發現還有未曾承認的罪,他們就必站立不住,他們的信心必因絕望而消滅,他們就再沒有把握祈求上帝拯救他們了。但事實上他們雖然深覺自己不配,他們幷沒有發現甚麽隱藏的罪。原來他們的罪已經『先到審判案前』被塗抹了,這時他們自己也想不起來了。

    撒但引誘許多人相信,上帝必要放過他們在小事上的不忠心;但從主對雅各的事上,我們可以看出,祂决不容忍罪惡。凡想原諒或遮蓋自己的罪,幷讓它留在天上的案卷中未經承認也未蒙赦免的人,都要被撒但所勝。……凡遲遲不爲上帝的大日作準備的人,决不能在大艱難的時期之中,或在該時期之後,再有準備的機會了。這一等人的案件都是沒有希望的。

    那些不爲最後可怕的大鬥爭作準備的自命爲基督徒的,將要在絕望之中用悔恨悲痛的話承認自己的罪,同時惡人要因他們的苦腦而歡喜雀躍。這些人的認罪同以掃和猶大的認罪是一樣的。他們乃是爲罪的結果,不是爲罪的本身而悔恨。他們沒有感覺真實的痛悔,也沒有憎恨罪惡。他們之所以承認自己的罪,乃是因爲懼怕刑罰。但他們正像古時的法老一樣,只要刑罰一消除,他們就必轉過來反抗上天。』(同上640-643頁)。

    『「從有國以來直到此時」所沒有過的大艱難,很快就要在我們面前展開了,所以我們需要一種我們現今還沒有,而許多人懶於尋求的經驗。世間往往有一些艱難,實際上幷不像所預料的那麽嚴重,但這一個擺在我們面前的危機却不是這樣。最生動的言語也不足以形容這一次的大考驗於萬一。在這個時期中,每一個人必須單獨站在上帝面前。「雖有挪亞、但以理、約伯在其中,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們連兒帶女都不能救,只能因他們的義救自己的性命。」(結14:20)。

    現今,在我們的大祭司還在爲我們贖罪的時候,我們應當追求在基督堭o以完全。我們的救主就是在一個念頭上,也從來沒有屈服於試探的勢力。……祂說:「這世界的王將到,他在我堶惇O毫無所有。」(約4:30)。……這種條件乃是一切要在大艱難的時期中站立得住的人所必須具備的。

    我們必須在今生藉著信賴基督贖罪的寶血與罪惡脫離關係,我們可愛的救主邀請我們與祂聯合,使祂的力量補足我們的軟弱,使祂的智慧代替我們的愚昧,使祂的功勞遮蓋我們的不配。』(同上645-646頁)。

    『我們需要一種能以忍受疲勞、遲延和饑餓的信心,來應付那即將臨到我們的憂患和痛苦的時期;這種信心縱然經受最慘重的試煉,也不至於衰退。……凡能像雅各一樣持守上帝的應許,幷像他一樣熱切呼求,堅持到底的人必能像他一樣成功。凡不願克己,不願在上帝面前掙扎,不願琱薇D主賜福的人,必一無所得。與上帝『角力』,能體會這一句話的人,真是寥寥無幾。有幾個人曾因渴慕上帝而不遺餘力地尋求祂呢?當那說不出來的絕望之感,像浪濤一樣猛然衝擊祈求上帝的人時,又有幾個人能以不屈不撓的信心持住上帝的應許呢?

    那些在目前很少操練信心的人,將來最容易屈服於撒但迷惑的能力和强迫信仰的法令之下。即或他們經得起這種試煉,但他們在大艱難的時期,却要被捲入更深的憂患和痛苦之中,因爲他們沒有養成信賴上帝的習慣。他們現今所忽略信心的操練,他們必須在灰心絕望的非常壓力之下,從頭學起。

    我們現今就應當藉著實驗上帝的應許去認識祂。每一個真誠懇切的祈禱,天使都要記錄下來。我們寧可放棄自私的享樂,而不可忽略與上帝交往。……』(同上643-644頁)。

    『當基督教世界各國的執政者發布命令制裁守誡命的人,聲明政府不再保護他們,幷任憑那些希望看他們消滅的人肆意蹂躪的時候,上帝的子民便要從各城鎮各鄉村中,成群結隊地遷居到極荒凉的偏僻之處。許多人要在山寨中找到避難所。……幷且爲這「磐石的堅叠」感謝上帝。(見賽33:26)。但從各國和各階層中必有許多人,不分貧富貴賤,不論膚色黑白,都要落到極不公平而殘酷的束縳之下。

    上帝所喜愛的子民必要經過困苦的日子,被鐵鏈捆鎖,囚在牢獄之內,被判死刑。有些人要被放在黑暗而污濁的地窖堙A顯然被丟在那媥j死。那時沒有人傾聽他們的哀苦呻吟,也沒有人伸手援助他們。

    在這考驗的時期,耶和華是否要忘記祂的百姓呢?當刑罰臨到洪水世代的時候,上帝曾忘記忠心的揶亞麽?當天上降火焚燒所多瑪平原諸城的時候,祂曾忘記羅得麽?當約瑟被困在埃及拜偶像的人中時,主曾忘記他麽?當耶洗別發誓要使以利亞與巴力諸先知同遭殺戳時,主曾忘記以利亞麽?主曾忘記那在烈火中的三個志士麽?主曾忘記那在獅子洞中的但以理麽?

    「錫安說:耶和華離棄了我,主忘記了我。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却不忘記你。看哪,我將你銘刻在我掌上。」(賽49:14-16)。萬軍之耶和華說:「摸你們的,就是摸祂眼中的瞳人。」(亞2:8)。

    仇敵雖然把他們投在監獄堙A但監獄的却不能阻隔他們與基督之間的交通。那知道他們每一弱點,熟悉他們每一試煉的主,是超乎一切地上權威之上的。祂要差遣天使到這些凄凉的牢獄中,將天上的平安與光輝帶給他們。這些監牢將要變成王宮,因爲大有信心的人住在其中,陰沉的棓拳N被天上的光輝所照耀,如同保羅和西拉在腓立比的監獄中半夜唱詩、祈禱的時候一樣。』(同上648-649頁)。

    及至後來,『照人的眼光看來上帝的子民不久必要用自己的血來印證他們的見證,如同先前的殉道者一樣。他們自己也開始疑慮,耶和華已把他們交在仇敵的手中了。那真是一個令人極其驚惶苦惱的時候。他們晝夜呼求上帝施行拯救。那時惡人歡喜雀躍,發出譏誚的喊聲說:「你們的信心現今在那堜O?你們若真是上帝的子民,祂爲甚麽不拯救你們脫離我們的手呢?」但那些等候拯救的人却要想起耶穌在髑髏地十字架上臨死的時候,大祭司和官長如何大聲戲弄他說:「他救了別人,不能救自己。他是以色列的王,現在可以從十字架上下來,我們就信他。」(太27:42)。上帝的子民也要像雅各一樣與上帝摔跤角力。他們的臉上要表露內心的掙扎。各人面若死灰。然而他們仍是不住地懇切祈禱。

    如果他們能用屬天的眼光來觀察,他們就必看見成群大有能力的天使在一切遵守基督忍耐之道的人四圍安營。天使懷著同情的憐憫,已經看見他們的苦難,幷聽見他們的祈禱。他們正在等候他們元帥的命令去搶救他們脫離危險。但是他們還必須等候片刻。上帝的子民必須喝基督所喝的杯,幷受祂所受的洗。這種遲延,雖然在他們是那麽痛苦難堪,却是上帝對他們的祈求所能作最美滿的答復。當他們竭力信靠而等候耶和華的作爲時,他們就不得不操練信心、盼望和忍耐。這些都是他們在屬靈的經驗上向來所缺少的。雖然如此,但爲選民的緣故,這艱難的時期將要縮短。「上帝的選民晝夜呼籲祂,祂縱然爲他們忍了多時,……我告訴你們,要快快地給他們伸冤了。」(路18:7,8)。末日之來臨,要比人們所想望的更快。……

    守望的天使忠於職責,繼續看守。雖然當局已經發出公告,規定一個期限,要把遵守誡命的人置於死地,但他們有一些仇敵不等期限來到就要設法害死他們。然而沒有一個人能越過那駐守在每一個忠信信徒身旁的大能守衛者。有的地方,惡人想要襲擊那從城市和鄉村中逃出的義人,但那舉起來擊殺他們的刀劍,忽然折斷,幷墜落於地,脆弱如草。另一些義人則有天使顯出戰士的形狀來保護他們。』(同上652-654頁)。

    『當那些與上帝角力的人在祂面前殷切祈禱的時候,那阻隔人的目光使他們看不見屬靈世界的帷幔,似乎將要揭開了。諸天放射著永琤梇猼瑰ぁ,又有聲音像天使和諧的歌聲,傳到義人的耳中說:「務要堅持著你們的忠貞,援助即將來到。」全能的得勝者基督舉起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要賜給祂那些疲乏的戰士,祂從稍微開啓的天門媯o出聲音說:「看哪,我與你們同在。不要懼怕。我熟知你們一切的憂傷,我已經擔當你們的悲苦。你們不是與未經敗仗的敵人爭戰。我已經爲你們打過仗了,所以你們要奉我的名得勝而有餘。」

    我們可愛的救主要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來援助我們。……大艱難的時期是上帝子民必經的一次可怕的磨難,但那也是每一個忠實信徒應當挺身昂首的時候,幷因著信得以看見那應許之虹環繞著他們。』(同上655頁)。

    『基督的忠心見證人若在此時捨身流血,那就不能像從前殉道者的血一樣作爲福音的種子,爲上帝生長莊稼。他們的忠誠再也不能作爲一種見證,使別人信服真理。……倘若義人這時被他們的仇敵擄去,那就要成爲黑暗之君的勝利了。』(同上656頁)。

    『那時上帝的子民──有的在牢獄中,有的隱藏在深山叢林和幽密之處,一直在祈求上帝的保護。同時在各地都有武裝的人群,在惡使者的鼓動之下,正在預備進行殺戮的工作。正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以色列的上帝必要出面干涉,來拯救祂的選民。』(第40659頁)

 

作初熟的果子歸與上帝和羔羊

    (二)他們要『作初熟的果子歸與上帝和羔羊』(啓14:4)。在降下第六、七灾時,上帝餘民都要蒙拯救脫離惡人的手,而在主復臨時,他們都要活著被提升天。正如預言中所說:『作初熟的果子歸於上帝和羔羊。』

    十四萬四千人所以被當作『初熟的果子』,首先是因爲他們都是在生前提前作成了成聖和得救的工夫。其它的聖徒都是需要用一生的工夫,直至生命的終了,才算是完成了成聖和得救的工夫。因爲在主堸l求離罪成聖的工夫必須堅持一生之久,直到生命的終止之時,方才停息。否則一個縱然在主娷鷒o成聖的人,也仍然有陷入罪中的可能。因此一個人的得救工夫,也必須堅持到生命的終了,才能算是最後而永遠的完成。此也即所謂『蓋棺論定』的意思。否則,在追求成聖和作成得救的工夫上,若是半途而廢,或是功虧一簣,那就將前功盡弃。(結33:12,13,18

    聖經上固然說:『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約3:16)。但此處的『信』字,在原文是今痚岒憿A意思是從今以後永遠不斷信到底的信,幷且此處的信必須是指活的信心,而不是死的信心,也就是能使我們因信稱義(蒙主赦罪)和因信成義(賴主成聖)的信心。(雅2:17,20,26)。由此看來,一般信徒因信稱義,靠主成聖,在主塈@成得救的工夫,必須作到離世之時,方能算是最後而萬無一失的告成。

  然而十四萬四千人不是這樣,他們乃是在生前,當主耶穌基督在天上至聖所中完成了查案審判和最後贖罪工作時,也就是救恩的門關閉時,他們的得救工夫便最後告成了。正如主在查案審判結束時所作的宣告:『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爲義的,叫他仍舊爲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啓22:11-12)。因此,從這一點上來說,他們確可看作是『初熟』的果子,因他們不像其它的聖徒都必須經受第一次的死,他們是未嘗死味的。

    十四萬四千人被稱爲『初熟的果子』也是因爲他們是活著被提升天的!(另參啓7:14)。他們將最先看到幷迎接基督復臨,然後他們將和復活的聖徒『一同被提到雲堙A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帖前4:17)。

    懷愛倫對此也提到:『這些人是從世界上活著的人中變化升天的,要被算爲「初熟的果子,歸與上帝和羔羊。」』(第40672頁)。他們『要在「一霎時,眨眼之間」改變,上帝的聲音要使他們得榮耀。現在他們要變爲不朽壞的,且要與復活的聖徒,一同被提到空中與他們的主相遇。』(同上669頁)。

 

四,十四萬四千人的特權

他們將能唱摩西和羔羊的歌

    十四萬四千人將來在天上的特權,至少可分爲三種:

    (一)他們將來都能在上帝的寶座前唱『新歌』,正如異象中所聞:『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像衆水的聲音,和大雷的聲音,幷且我所聽見的好象彈琴的所彈的琴聲。他們在寶座前幷在四活物和衆長老前唱歌,仿佛是新歌,除了從地上買來的那十四萬四千人以外,沒有人能學這歌。』(啓14:2-3)。

    十四萬四千人所唱的『歌』是他們的經歷之歌,由於別人都沒有他們那樣的經歷,因此也『沒有人能學這歌』。他們所唱的『歌』,『仿佛是新歌』,也被稱爲『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啓15:2-3)。因爲他們的經歷,也是過去上帝僕人摩西和我們救贖主羔羊所曾經歷過的。這是一種從空前的大患難中得蒙拯救的經歷之歌,從這種經歷中將特別能深切地體會到上帝無限的權能和仁義。正如啓示錄中記載說:他們『都站在玻璃海上,拿著上帝的琴,唱上帝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說,主上帝全能者,你的作爲大哉,奇哉。萬世(或作國)之王阿,你的道途義哉,誠哉。主阿,誰敢不敬畏你,不將榮耀歸與你的名呢。因爲獨有你是聖的,萬民都要來在你面前敬拜,因你公義(原文是義,也可譯爲仁義)的作爲已經顯出來了。』(啓15:2-4)。

 

他們的經歷與摩西的相似之處

    十四萬四千人的經歷與摩西的相似之處,主要在於外來的磨難方面,可分爲兩個方面來體會:

    一,上帝藉摩西拯救以色列人脫離埃及的奴軛之前,曾降下十大灾難給古代埃及;照樣末後,上帝拯救祂的余民脫離惡人的捆綁之前,也要降下七大灾難給惡人。古時以色列人在十灾傾降時,如何蒙保守;照樣末後上帝餘民在七灾傾降時也要同樣蒙保守,無一人喪命。

    二,摩西帶領以色列人掙脫埃及人的奴軛之時,曾遭到法老及其全國全軍的迫害、追趕,以致於最後在紅海之邊陷入進退無路的空前危急處境;照樣,末後上帝餘民在最蒙拯救之前也將遇到相似的迫害,追逼,以至於最後陷入空前的雅各大患難中,落入死亡的絕境。

    摩西和以色列人在前有紅海擋路,後有埃及追兵進逼的空前危急處境中,怎樣得蒙上帝神奇的拯救,以致能過紅海如行幹地,而當埃及追兵也想跟著過去之時,便都全軍葬身於海底;照樣,末後上帝餘民在雅各大患難的最高潮之時,在千鈞一髮的危急之中,也都要神奇地得蒙上帝全能的拯救,而追逼他們的惡人也都要全部被毀滅。

    摩西帶領以色列人經過紅海之後,就能唱出蒙拯救的頌贊詩歌(創15:1-18);照樣,上帝餘民經過末後空前的雅各大患難之後,也就能唱出摩西的歌。

 

他們的經歷與羔羊的相似之處

    十四萬四千人的經歷與羔羊的相似之處主要在於心靈的試煉方面,說得更具體一點:他們在雅各大患難中的心靈爭戰情况,和基督在客西馬尼園中以至於十字架上的心靈爭戰情况有很多相似之處。可分爲以下幾點體會之:

  一,基督在離世與父同享榮耀之前,曾經受了客西馬尼園中以至於十字架上的痛苦的心靈戰爭;照樣,末後上帝餘民在離世被接升天之前也要經受雅各大患難的角力祈禱的心靈戰爭。

  二,基督在客西馬尼園中,以至於十字架上,心靈憂傷驚恐幷非是怕肉身的折磨,十字架的死刑,而却是唯恐擔當世人的罪惡後,自己將永遠落入罪的權勢,幷永遠被天父厭棄;照樣末後上帝餘民在雅各大患難中,心靈所以感到憂慮、懼怕和不安,也幷非是怕肉身的受苦和死刑的威脅,而是怕自己還有未曾悔改而得蒙主寶血洗淨的罪,以致被上帝離棄而永遠淪亡。

  三,基督在客西馬尼園以至於十字架上,以上帝羔羊的身份擔當我們的罪惡,幷爲遭受我們的罪惡刑罰而痛苦掙扎之時,是沒有中保爲祂在上帝面前代求的;照樣,末後上帝餘民在雅各大患難中心靈痛苦爭戰之時,天上也不再有中保爲他們贖罪了。因當時基督的中保代求工作已結束了。

  四,基督在客西馬尼園以至於十字架上,爲擔負我們罪惡而痛苦掙扎之時,撒但乘機瘋狂地試探、攻擊、恐嚇主的心靈,妄圖使主偏離父旨,不再背負我們世人的罪擔;照樣,末後上帝餘民在雅各大患難中和上帝『摔跤』祈禱之時,撒但也將同樣猖獗地試探、攻擊、恐嚇他們的心靈,妄圖使他們失去信心、灰心喪膽,而屈服於他的權勢之下。

  五,基督在客西馬尼園以至於十架上,心靈中痛苦掙扎,流泪祈禱之時,曾忍受了遲延的痛苦,懷愛倫提到,當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心靈中痛苦掙扎之時,天使雖極其同情,幷急切地要來减輕祂的痛苦,但天父不許可,因基督作爲上帝的羔羊,爲人贖罪,必須要獨自踹酒醡,幷獨自喝盡苦杯中的每一滴,然後上帝的救助才能來到。照樣末後上帝餘民中的每一個人都要經受這相似的遲延的考驗。他們也必須受完基督所受的的洗,喝完基督所喝的杯,然後他們的救助才能來到,正如我們前面所曾詳述的。

  六,基督最後至終因著完全的信愛和至死的順服而得勝,照樣,末後上帝余民在心靈的情况上也將這樣,以致能唱出羔羊的蒙救得勝之歌!

 

永遠跟隨羔羊和羔羊在一起

    (二)他們將來要永遠跟隨羔羊,和羔羊在一起。正如預言中所說:『我又觀看,見羔羊站在錫安山(天上新耶路撒冷之所在)同祂又有十四萬四千人,……羔羊無論往那堨h,他們都跟隨祂。』(啓14:1,4)。

    固然,將來每一個得贖的上帝兒女,都將和主永遠在一起。就如主即將離世前,爲門徒禱告時所曾特別祈求的:『父阿,我在那堙A願你所賜給我的人也同我在那堙A叫他們看見你所賜給我的榮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榮耀。』(約17:24,5)。但十四萬四千人却蒙上帝賜於特別的權利,能隨時隨地跟隨羔羊,幷和羔羊永遠在一起。這真是蒙受了何等的大愛和洪恩!

 

晝夜在上帝的殿中事奉上帝

  (三)他們將來要晝夜在上帝的殿中事奉上帝。正如預言中所說:『……他們在上帝寶座前,晝夜在祂殿中事奉祂,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啓7:15,17)。

    固然,將來每一個得救的上帝兒女也都將有權利『作祂(基督)父上帝的祭司。』『歸與上帝。』(啓1:6.5:10)。然而十四萬四千人却似乎更有特權『在上帝寶座前,晝夜在祂殿中事奉祂。』這又是蒙受了何等的大愛和洪恩!

    懷愛倫對此也曾提到:『那時郇山正在我們面前,在山頂上有一個榮華的殿,又有七個山圍著,那些山上生有玫瑰花,同百合花。我看見那些小孩爬上去,或是隨他們的意思,用他們的翅膀,飛到山頂上去,折那些永遠不雕落的花。又有各種的樹圍著那殿,就使那個地方華美了。有黃楊樹,松樹,杉樹,橄欖樹,番石榴樹,石榴樹,也有無花果樹,受所結果子的壓力,都彎曲了。這一切都使那個地方完全滿了榮耀。當我們將要走進聖殿的時候,耶穌發出高大可愛的聲音說:『「不過那十四萬四千人可以進去。」我們就都喊著說哈利路亞。』(經歷與目睹26頁)。

    以上我們已研究和默想了十四萬四千人的標記,品德,經歷,以及他們將來在天上的特權。親愛的父老、弟兄、姐妹阿,你我都有極大可能蒙揀選加入那『十四萬四千人』的榮耀行列,而活著迎見主的復臨!或至少應當與他們同列,而在特別復活後和他們一同迎見主的復臨!(啓14:13.12:2)。因此我們務要不斷信靠主的救恩,努力作成自己得救的工夫,幷不斷靠主恩助,更深愛上帝愛人,不斷更好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的責任,以一同催促和迎見基督駕雲榮臨! * 路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