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但以理研究與默想一書目錄和前言

回到以上但以理一章   看以下但以理第二章第六題    

看以下但以理三章第七題        

 

第五題  大像的異夢(一)

──驚心動魄的歷史事件

 

  但以理書的內容一般分為兩部分,一到六章為歷史,七到十二章為預言。但其中第二章的內容,既可看作歷史,也可列入預言。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這一章內容確是記述了發生在古代後巴比倫國,也就是迦勒底國,尼布甲尼撒王在位第二年的一件驚心動魄的歷史事件。這次關係到許多人生死存亡的震動全國和列國的重大事件,是由於尼王所作的一個被忘記的大像異夢而引起,並最後通過但以理為尼王神奇的解夢而得到平息,從而使上帝的聖名在外邦帝王和列國面前被高舉、得尊榮。

  從預言的角度來看,這一章內容所記錄的大像的異夢和它的解釋,正是向我們預言了從巴比倫帝國起,直到基督復臨時止的歷史大綱及世界最終的結局。這一預言性的歷史大綱,也是以後各章異象中有關預言的歷史大綱。

  由於本章內容無論從歷史角度來思考,或從預言角度來研究,其中的內容材料,屬靈訓示都極其豐富、寶貴和重要,因此我們要分從歷史和預言兩方面內容來查考和默想。先來看歷史方面內容:從尼布甲尼撒王作夢到但以理解夢的經過和結果。

 

尼布甲尼撒王作夢的年代

       關於尼布甲尼撒王這次作夢的年代,如經上所記:『尼布甲尼撒在位第二年,他作了夢。』(但1:1)。

       查歷史可知,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在位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603 年。根據考古學的發現,尼布甲尼撒的父親那布普拉撒王是在公元前605 年八月十五日駕崩的。尼布甲尼撒雖然在這一年九月七日回到巴比倫,繼位為王,但按照巴比倫計算王位年代的方法,要到下一年,即公元前604 年,才算是他在位第一年。因此他在位第二年,也就是從公元前603 年。尼布甲尼撒直到公元前561 年才去世,如從605 年算起,他在位年代長達四十四年。

 

尼王作夢的思想背景

       關於尼布甲尼撒王這次作夢的思想背景,正如但以理後來向尼王所指出的:『你的夢和你在床上腦中的異象是這樣。王阿,你在床上想到後來的事,那顯明奧祕事的主把將來必有的事指示你。』(但2:28,29)。至於他當時在床上究竟具體想些甚麼心事,聖經上雖未記載,但不外乎三個問題:

       第一是關乎他將來死後的問題:他當時雖然已經成為巴比倫帝國的帝王,初步征服了周圍列國,被稱為『諸王之王』,並享受著世上極大的榮華富貴;但當他夜深人靜,一想到世人必有的死亡結局時,他便不能不感到人生的短暫、空虛、惆悵、愁煩,甚至於寒戰。死後的情況對他是一個謎,永琲滷N來對他更是一片黑暗。這種人生也正如經上所形容的:『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上帝。』(弗2:12)。不過,雖然這樣,他在當時邪教的迷信、無知和黑暗中,還是渴望著永生的。這從他自己在巴比倫城內遊行大道上刻下的銘文中可以看出來。如歷史著作中提到:『在舖築這條道路的巨大石版上,保存著巴比倫偉大建設者的楔形文字銘文:「我是巴比倫王那波帕拉薩爾的兒子,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我用謝都石做成的石版舖築了巴比倫的道路,給偉大統治者瑪爾都克的行列通過。瑪爾都克──統治者!賜給永生吧!』(古代東方史549 頁)。

       第二是關乎巴比倫帝國的前途問題:他當時可能在想:他怎樣才能確保他的巴比倫帝國永遠強大鞏固而不被其他國家所覆滅呢?又怎樣能使他的子孫萬代將來也永保江山呢?歷史上提到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不但具有雄才大略,而且胸懷深謀遠慮。某次他率領大軍出征到埃及,當他看到過去許多曾經不可一世的帝王、雄主,在那古老的山崖削壁和巨大的碑石上所刻下的紀念他們一生功績的銘文時,他卻深有所思。他想到這些帝王、雄主過去不也都創立過大業麼?但如今卻都早已成為歷史的遺蹟了。想到這一些,他就不願過早效學他們的舉動,在這堥銴U紀念自己業績的碑文,而卻急於趕回巴比倫,以進一步鞏固、加強並建設自己的大帝國,使它能永存於天下。正如歷史上對他這樣評論說:『巴比倫雖然征服了全部美索布達米亞、敘利亞、腓尼基和巴勒斯坦,然而他仍然會感到,自己這興起得如此迅速的王國是不鞏固的。..顯然正是因此,當時最大的政治家巴比倫王才如此注意到建設工作,而竭力想在巴比倫周圍建設一道防禦工事,並把整個巴比倫地區變成一個強大的設防區。尼布甲尼撒本人在自己的銘文中詳細地報導了這些工程的情況..。』(古代東方史547-548頁)。

      第三是關乎世界最後的結局問題:這不但是現代有思想的人所探索的問題,而也是古代有思想的人所思考的問題。看來這也是尼布甲尼撒王所曾考慮的問題。

       正是由於尼布甲尼撒王當時在床上思想到上述種種『後來的事』;又由於他的脾性雖然兇暴,但心地還較爽直,而且能勇於承認真理;罪惡雖然嚴重,但還有被挽救而悔改歸向真神的可能,因此上帝特地使他作了一個大像的異夢。在夢中上帝已將巴比倫帝國未來的前途,並隨後相繼興替的各國未來的命運,以至於世界最終的結局,全都啟示、預言了出來;並且為了使尼布甲尼撒王和當時代的人,以及我們歷代以來的人,都能對此異夢的內容和解釋深信不疑,上帝又特意在他作夢以後作了一系列神奇的設計。正如我們接下去所要敘述的。

       現在就來看一看從尼布甲尼撒王作夢而又忘記,到但以理解夢的一連串奇妙經過:

 

上帝神奇的設計

       首先,上帝使尼王夢醒之後,竟將所作異夢忘記得一乾二淨,連一點糢糊的印象也記不起來了。這顯然是一件奇事。因他所作的夢,內容是這樣的觸目驚心,甚至在他作夢後『心媟迠獺A不能睡覺。』(但2:1)。照理是不可能忘記的。何況他當時正是年富力壯,記憶力很強之時。但結果他卻完全忘記了。

       既然把夢忘記了,本來也就當作罷了。但他卻又反常地心媟迠瓣ㄕw,非急於要知道所作之夢的內容不可。於是立即『吩咐人將術士、用法術的、行邪術的和迦勒底人召來,要他們將王的夢告訴王。他們就來站在王面前。』(但2:2)。

       還有一件稀奇的事,在這次所召來的人中偏偏卻沒有但以理和他三個朋友。照理,他們也是『巴比倫的哲士』,而且前不久尼王還曾考問過他們,『見他們的智慧聰明比通國的術士和用法術的勝過十倍。』『所以留他們在王面前侍立。』但稀奇的是這一次卻沒有召他們來到王面前。在上述所召來的幾種人中,『術士原文的意思就是善解本國經典的人,而且他們能以施行禳解並精於起課占卜等事。』『用法術的原文就是由占驗星象而預知吉凶禍福的人。』『行邪術的人就是行巫術的人。』『迦勒底人就是指一等博士,通達本國各種古學的人。』(但以理書之研究43頁)。但以理和他三個朋友雖然也被視為大有智慧聰明的『巴比倫的哲士』,但卻不搞形形色色迷信的法術,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尼王這次沒有召他們來。或是尼王認為他們所事奉的希伯來人的上帝,是不會幫助他的,因此就不召他們來。假如尼王這次所召來的人中也包括但以理和他三個朋友在內,那麼問題就會簡單得多了,也不會發生後來那種驚心動魄的場面了。

       接著王對那些召來的人說:『我作了一夢,心媟迠獺A要知道這是甚麼夢。』(但2:3)。對這樣的要求他們當然是無能為力的。於是他們中的『迦勒底人用亞蘭的言語對王說,願王萬歲,請將那夢告訴僕人,僕人就可以講解。』(但2:4)。他們這樣的請求也是很合情合理的。照理尼王自己既然忘記了所作的夢,別人也已表示無法知道他所作的夢,因此也無法講解,這件事到此也就該結束了。誰知出乎他們意料之外,尼王對他們這樣的答覆,絲毫也不諒解,竟以殘酷的死刑相威脅,甚至談到最後,尼王竟大發烈怒,吩咐滅絕巴比倫所有的哲士。

       正如經上所記:『王回答迦勒底人說,夢我已經忘了(或作我已定命,下同),你們若不將夢和夢的講解告訴我,就必被凌遲,你們的房屋必成為糞堆。你們若將夢和夢的講解告訴我,就必從我這堭o贈品和賞賜,並大尊榮。現在你們要將夢和夢的講解告訴我。他們第二次對王說,請王將夢告訴僕人,僕人就可以講解。王回答說,我准知道你們是故意遲延,因為你們知道那夢我已經忘了。你們若不將夢告訴我,我只有一法待你們。因為你們預備了謊言亂語向我說,要等候時勢改變。現在你們要將夢告訴我,因我知道你們能將夢的講解告訴我。迦勒底人在王面前回答說,世上沒有人能將王所問的事說出來,因為沒有君王、大臣、掌權的向術士、或用法術的、或迦勒底人問過這樣的事。王所問的事甚難,除了不與世人同居的神明,沒有人在王面前能說出來。因此王氣忿忿的大發烈怒,吩咐滅絕巴比倫所有的哲士。於是命令發出,哲士將要見殺,人就尋找但以理和他的同伴,要殺他們。』(但2:5-13)。

       尼王這樣大發狂怒,顯然是沒有道理的,因為他向術士、用法術的和迦勒底人所提出的要求確是不合理的。他們最後向王所作的解釋:『王所問的事甚難,除了不與世人同居的神明,沒有人在王面前能說出來。』按照他們當時的觀點和情況來看,也確是這樣的。當然他們對真神上帝是毫無認識的。他們是相信多神的,而且把神明分為高級的和低級的二類。高級的神明雖然能知道一切奧祕的事,但卻『不與世人同居』。低級的神明雖可和世人來往,卻不能全知一切奧祕的事。其實他們卻不知道,天地中只有一位『三位一體』的獨一真神,祂願意和每一個信而悔改、尋求祂的人同居,也能向他們顯明一切奧祕的事。『因為那至高至上、永遠長存、名為聖者的如此說,我住在至高至聖的所在,也與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要使謙卑人的靈甦醒,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賽57:15.約14:21,23,26. 16:13)。但是,在他們當時還不認識真神的情況下,他們的確無法得知尼王所作之夢。因此尼王要對他們處以死刑是不合理的。

       尤其無理的,尼王這次不但對所召來的人大發雷霆,而且還遷怒到巴比倫所有的哲士,甚至連平時一貫毫無過錯,而對這次事件還毫無所知的但以理和他的同伴,也要橫加殺害。由此也可看出尼王性情、脾氣的兇暴和殘忍。

       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說,尼王這次對所召來的那些人大發烈怒,也並不是一點沒有道理的。他們平時在尼王面前裝神弄鬼,專以虛假、迷信的事蒙騙君王和世人,並把自己裝扮成神祕莫測,能預知凶吉和解明奧祕的人物,騙取了尼王和世人對他們不應有的信任和尊敬。以致這時尼王心中確實有了疑難,也完全相信他們有辦法為他解明疑難的時候,他們卻似乎故意裝作無能為力的樣子,自然也就不能得到尼王的諒解了。正如尼王對他們所說:『我准知道你們是故意遲延,..因我知道你們能將夢的講解告訴我。』

       再說,他們這些人平時生活為人,也大都是缺乏忠誠,表堣ㄓ@,或老奸巨滑,兩面三刀。尼王雖然已受到他們迷信、虛假之事的蒙騙,但對他們平時的為人,也不可能是一無所聞。以致這時尼王對他們過去的某些言行和現在的表現,發生了猜疑,認為他們有可能是在搞甚麼陰謀詭計,或私通敵人。因此對他們似乎故意拒絕解夢的行動,更是不能容忍而怒不可遏了。正如尼王對他們所說:『你們若不將夢告訴我,只有一法待你們。因為你們預備了謊言亂語向我說,要等候時勢改變。』事實上,尼王對這一等人的猜疑也並不是毫無道理的,大約在64年之後,也就是公元前539 年10月12日,巴比倫國果然在本國宗教祭司階層等人私通敵人的情況下,亡於瑪代波斯國之手。

       由以上所述的情況可見,巴比倫國的術士、行法術的和迦勒底人這一次所以不能得到尼王的諒解,並受到死刑的判決,也確是他們咎由自取的。

       雖然這樣,那有恩典、有憐憫、恨惡罪惡而憐愛罪人的上帝,這時仍奇妙地執掌著當時的形勢,並在他們即將被殺的千鈞一髮之際,先讓執行死刑的王的護衛長亞略找到但以理。這樣,上帝便藉著但以理神奇地保存了他們的生命,並也給了他們再一次的大有能力的真理的光照,恩典的呼召,和悔改歸向真神的機會。

 

驚心動魄的考驗

  然而,由於當時的情況已發展到這樣緊急而驚險的地步,又由於事先沒有一點思想準備,因此這突然臨頭的事件,對但以理來說,真是形成了一次驚心動魄的考驗。這實是一次關乎但以理的信心、愛心、心靈狀態以及他整個信仰和靈性經驗的嚴重的考驗。但以理將會有怎樣的表現呢?

 

鎮定無畏的心靈

       首先我們看到,但以理在突然臨到這一驚心動魄的考驗,面臨生死關頭之時,卻表現得異常的鎮定。他的心靈中一點也不懼怕,不驚慌。如經上所記:『王的護衛長亞略出來,要殺巴比倫的哲士,但以理就用婉言回答他,向王的護衛長亞略說,王的命令為何這樣緊急呢?』(但2:14)。從但以理當時從容、謙柔而智慧地『用婉言回答』亞略的神情中,我們真可以看到他當時心不慌張、臉不改色的情態。

       但以理在面臨死亡時所表現的鎮定、冷靜、不懼怕、不驚慌,是極其難能可貴,也是極其重要的。人在突然遇到危險或災禍時,往往容易犯懼怕、慌張的毛病。這種懼怕、驚慌實質上也是人心靈軟弱的表現之一。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是最容易說錯話、做錯事的。甚至嚴重的時候還會使人變得暈頭轉向,手足無措,或呆若木雞,神智失常。這樣就更要敗壞事情了。但是,人若能像但以理一樣臨危不懼,鎮定無畏,就可以有良好的心靈狀態,靠著主從容不迫地應付和得勝任何的危險、災難和考驗了。

       但以理當時所以能這樣面對死亡,不懼怕、不驚慌,首先是由於他對上帝充滿了信靠的心。在完全的信靠中是不會有懼怕和驚慌的。(太8:26-27.14:27,31)。但以理是一貫深信並依靠上帝的慈愛、權能和智慧的。他深信除非通過上帝的允許,世上沒有任何一件事能臨到他;而反過來說,凡臨到他的任何一件事,都必是通過上帝的允許,並含有上帝無窮的慈愛、智慧和美意的,為要使他和一切愛上帝的人得益處,並使上帝的聖名得尊榮。正如經上所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羅8:28)。既然是這樣,這突然的危險,即或是死亡臨頭,又有甚麼可怕呢?他深信如果上帝的美意是要讓他離世安睡,那麼他的安睡就必對他最為有益。如果上帝的美意是要保守他繼續在世上見證神名,造福人群,那麼任何人都不能奪去他的生命。因為他所信靠的上帝是無所不能的。何況但以理當時還深信上帝的美意並不會讓他這樣無緣無故被人殺害的。

       但以理所以能這樣面對死亡不懼怕、不驚慌,也是由於他對上帝充滿了敬愛的心。在完全的愛中也是沒有懼怕和驚慌的。(約一4:18)。但以理的心靈中因不斷受到上帝無限大愛的感動和激勵,而也早已被激起一種深切愛上帝的心。自幼年到如今,青年的但以理已長期不斷地學習並遵行著那最大的誡命,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上帝。他也早已因信獲得了那種愛上帝過於愛自己生命並一切的聖愛。他整個的人生宗旨、動機和思念,也都是為要報答和彰顯上帝的大愛,見證和尊榮上帝的聖名,並且在必要之時,不惜為此獻上自己的生命並一切。正因為但以理的心靈中充滿了這樣愛上帝的意念,因此當這次危急事件臨頭時,他首先想到的是怎樣瞭解情況,尋求明白、遵行上帝旨意,以挽救當前的危機,尊榮上帝的聖名。而自己個人的生命安危反倒被拋在腦後了。

       但以理所以能這樣面對死亡不懼怕、不驚慌,也是由於他對全體即將被處死刑的巴比倫哲士以及他的同伴們充滿了憐愛和關懷的心,並一心想要解救他們。死亡對他自己來說,已是不足畏懼的,他這時的心情也正如保羅所說:『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1:20,21)。然而,他一想到這眾多巴比倫哲士至今還都未悔改歸向上帝,如果他們這時被處死,也就等於永遠滅亡了。想到這堙A便不由地對他們充滿了憐愛的心,並一心想要解救他們,而自己的危險處境似乎倒被忘記了。

       但以理所以能這樣面對死亡不懼怕、不驚慌,也是由於他對尼布甲尼撒王的靈性得救問題充滿了關切之心。他雖然看到了尼王的性情兇暴和罪行嚴重,然而也看到了他還有接受真理光照,聖靈感動,而悔改歸向真神上帝的可能。何況尼王這次所發的狂怒,也是出於撒但的煽動,連他自己也將身不由己地被撒但拖進靈性毀滅的深淵。想到這堙A但以理便一心想要瞭解這次危急事件的起因和經過情形,以便靠主恩助,勸說尼王收回成命,以挽救他的靈性,同時也可保存眾哲士的生命。於是但以理用『婉言回答』亞略,並詢問他說:『王的命令為何這樣緊急呢?』

 

謙和有禮的態度

      此外,從但以理『用婉言回答』亞略的神情中,我們不但可以看到他當時鎮定無畏的心靈和冷靜不慌張的表現,而且還可以看到他謙卑柔和的心靈和謙恭有禮的態度。由此也更可證明他當時心靈中所充滿的信心、愛心和屬天的平安。原來那在主堛甄磼w無畏的心靈和謙恭有禮的表現,是沒有絲毫矛盾的。這兩方面的品德,都是出於信心和愛心的果子,都是因主恩而產生的。

  顯然,王的護衛長亞略被但以理的這種既英勇,又謙卑;既剛強,又柔和;既鎮定無畏,又謙恭有禮的非凡儀態所感動和折服了。亞略又自然地連想起但以理過去三年多來行事為人,待人接物中一貫的謙和有禮,仁愛同情,正直無私的表現,在聖靈的感動之下,他對但以理目前的處境深感同情,於是『亞略就將情節告訴但以理。』(但2:15)。

 

巨大活潑的信心

      當但以理從亞略的口中得知尼王要殺巴比倫所有哲士的詳細原因和情況後,這無疑又為他帶來了進一步的嚴重考驗。因為要達到尼王的要求,在人看來簡直是不可能的。如果說去尋求上帝的指示罷,上帝又是不是會將這夢指示他呢?因此這件事對但以理來說,真是一次巨大的信心的考驗。如果但以理當時缺乏信心或發生懷疑的話,那麼他就沒有勇氣和力量,到尼王面前去挽回這事了,他也就只能像其他哲士一樣束手待斃了。

       然而我們看到但以理當時所表現的信心是多麼巨大和活潑,他堅信上帝必會將尼布甲尼撒所作的夢的內容和講解啟示下來。於是『但以理遂進去求王寬限,就可以將夢的講解告訴王。』(但2:16)。

      在此,我們也看到了一個真信心的實例。真實的信心向來是不憑眼見的,它只注目於上帝的啟示、應許和旨意(林後5:7)。真實的信心也向來不把任何情況看死的,它能使我們從絕望中看出希望來,從黑暗中看出光明來,從死亡中看出生命來,從不可能中看出可能來。真實的信心就是這樣地神奇而具有活力。(林後4:7-9)。

       至於但以理所以能具有這樣巨大而活潑的信心,是由於他有著深透全備的真理亮光和清晰敏銳的屬靈眼光,以致能更深切地明白上帝的旨意,而生發巨大的信心。因真實的信心絕不是出於一種主觀的願望或想象,而是完全根據於並產生於上帝的啟示、應許和旨意。但以理已經深切地體會到上帝帶領他和他的三個朋友,從猶大國被擄到巴比倫的王宮中,是有著最美好的旨意的。上帝使他們一開始就得勝了飲食的考驗;接著又在三年受教育的事上大大賜福給他們,使他們在靈性、身體、智慧、聰明和各樣知識、才幹上都遠遠勝過眾人,因此被留在王面前侍立。他深信上帝的美意是要他們在巴比倫的宮廷中,在列國萬民面前,為上帝的聖名和聖經的真理作見證,而並不是要讓他們這樣白白地無緣無故的死去。

  假如說上帝的旨意是要他們殉道,用自己的生命來為上帝作見證,那麼現在也未到殉道的時候,也根本不是殉道的情形。如果他們現在就這樣不明不白死去的話,是不能榮神益人的;相反上帝的聖名倒要被人羞辱。人們會議論說,他們所信奉的耶和華上帝也和其他異邦術士所信奉的假神、偶像一樣,不能顯明一切奧祕之事,也不能搭救祂的僕人脫離滅命之手。

  但以理既能這樣確切而有把握地看明上帝的旨意,因此他便深信上帝必會將尼布甲尼撒王所作而又忘記的異夢,再次啟示下來;藉此保存他和他的三個朋友以及其餘巴比倫哲士的生命,並使上帝的聖名得尊榮。於是但以理因著信自告奮勇地『進去求王寬限,就可將夢的講解告訴王。』由於但以理的態度是這樣的誠懇,並滿有信心和把握,更由於上帝的恩助,他的請求立刻獲得了王的允准。於是這千鈞一髮的危機,就暫時得到了緩和。

 

同心合意的懇禱

       考驗雖然暫時得到了緩和,然而實質上問題並未得到解決。最緊張的考驗場面雖然暫時過去了,然而心靈中的考驗和斗爭卻仍繼續著,甚至加劇著,直到得著上帝的指示。在這段懇切禱告、尋求、等候上帝指示的時間中,必然要進行更多的刻苦己心、自我省察並認罪悔改的工作,也必然要更多地運用信心,迫切呼求,耐心等待,並像雅各那樣與上帝『較力』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創32:22-30)。

       但以理不但個人在上帝面前迫切禱告,而也要求他的三個同伴和他一同懇求上帝。藉此可以彼此勉勵,並加強禱告的力量;及至禱告蒙允,上帝施行拯救之時,也可一同獻上感恩頌讚。正如經上所說:『但以理回到他的居所,將這事告訴他的同伴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要他們祈求天上的上帝施憐憫,將這奧祕的事指明,免得但以理和他的同伴與巴比倫其餘的哲士一同滅亡。』(但2:17,18)。

 

禱告蒙允感恩頌讚

       但以理和他三個同伴同心合意的禱告,終於得蒙上帝的悅納和垂聽,正如主親口所發的應許:『我又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甚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就。』(太18:19)。

       於是,『這奧祕的事就在夜間的異象中給但以理顯明。但以理便稱頌天上的上帝。但以理說,上帝的名是應當稱頌的,從亙古直到永遠,因為智慧和能力都屬乎祂。祂改變時候日期,廢王立王,將智慧賜與智慧人,將知識賜與聰明人。祂顯明深奧的事,知道暗中所有的,光明也與祂同居。我列祖的上帝阿,我感謝你,讚美你,因你將智慧、才能賜給我,允准我們所求的,把王的事給我們指明。』(但2:19-23)。

       在此,但以理又為我們留下一個感恩、頌讚的榜樣。但以理不但是善於懇求的人,而也是善於感恩的人。他不但在上帝面前常常懇求,而也常常獻上讚美。感恩頌讚的心不但能使我們在上帝帶領、按排我們的任何情況中常有知足和喜樂,也不但能使我們對上帝所已賜給我們的一切恩惠更加重視和善用,而且還能激發起我們更大、更深信靠、敬愛上帝的心,使我們在凡事上更能不斷尋求祂、依靠祂、遵行祂的旨意,尊榮祂的聖名。

       但以理在感恩、頌讚中,特意稱上帝是『天上的上帝』並『我列祖的上帝』,在這樣的稱呼中既充分表露了他對上帝極大的尊崇之心,也顯明了他心中的謙卑和自感不配,以及為本國百姓被擄、分散到外邦各地而悔改認罪,仰望上帝憐憫的心情。但以理在頌讚中也特別提述:『上帝的名是應當稱頌的,從亙古直到永遠,因為智慧和能力都屬乎祂。祂改變時候,日期,廢王,立王,..祂顯明奧祕的事,知道暗中所有的..。』如果我們上帝子民也能像但以理一樣認識到上帝的全能全知;認識到世界上或靈界中的一切人事物及其變化都完全在上帝的掌管和預知之中;認識到上帝子民的命運不是掌握在人的手中,而是掌握在上帝的手中,那麼我們在一切的試煉和考驗中,就不致於驚慌失措,反倒能不斷信靠、遵從、讚美上帝了。

 

滿有信愛智慧勇敢地解夢於王前

       現在我們就來看但以理在王面前解夢的情況和結果。但以理既從夜間的異象中得知尼王所作的夢和它的講解,這樣,問題也就基本上解決了。但還不等於問題已完全解決。現在他還須繼續不斷地儆醒禱告和思考,以致能靠著主的恩助,滿有信愛、能力、勇敢、智慧地將夢的內容講解於王前,為要使上帝的聖名得尊榮,眾哲士的生命得挽救,並使尼王的心靈得光照。否則,如果但以理在解夢的過程中稍有不慎和過錯,就有可能使尼王得不到更大光照,或產生偏見,不願完全接受這從上天而來的信息,以致問題得不到圓滿解決。然而事實上我們看到,但以理依靠上帝的恩助,在尼王面前解夢的過程中,每一步都是作得極其成功的。

 

先請亞略引見

       首先,在覲見王的方式上,但以理在主的光照下也作了慎重的考慮。要朝見王可有兩種方式:一是直接進去求見王,二是通過王的護衛長亞略的引見。按當時的實際情況來看,還是以第二種方式為好。至於但以理上一次直接進去見王,要求王寬限時日,是由於情況緊急,迫不得已的。況且當時亞略也有所顧慮,不敢引領他去見王的。但現在情況不同了,王已答應寬限時日,但以理也已從異象中得知王所作的異夢,估計亞略會樂於引見。通過亞略的傳報和引領,既可對王表示更大的尊敬,也可獲得亞略的歡心,對問題的解決也可更有幫助。再說,但以理當時一心關切的還是巴比倫哲士生命的安全,而亞略已擁有執行死刑的大權。『於是但以理進去見亞略,就是王所派滅絕巴比倫哲士的,對他說,不要滅絕巴比倫的哲士,求你領我到王面前,我要將夢的講解告訴王。』(但2:24)。

       但以理的這種出於愛心和智慧的做法,顯然得到了亞略的好感和幫助。『亞略就急忙將但以理領到王面前,對王說,我在被擄的猶大人中遇見一人,他能將夢的講解告訴王。』(但2:25)

 

高舉上帝聖名,挽救哲士生命

       接著,『王問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說,你能將我所做的夢和夢的講解告訴我麼?』但以理特意謙卑地隱藏自己,避免直接回答王的問題,而卻一心高舉、尊榮上帝的聖名。『但以理在王面前回答說,王所問的那奧祕事,哲士、用法術的、術士、觀兆的都不能告訴王。只有一位在天上的上帝能顯明奧祕的事,祂已將日後必有的事指示尼布撒尼撒王。』(但2:27,28)。

       但以理在王面前抓緊機會,一開始就為上帝作了美好的見證。他向王宣告說:『只有一位在天上的上帝』,是宇宙中獨一無二的真神。只有祂是全能、全知的,是能預知一切、掌管一切的,只有祂『能顯明奧祕的事』,而且祂又是無限憐愛世人的,甚至像尼布甲尼撒王這樣不認識、不事奉、不敬拜上帝,甚至在許多事上敵對上帝的人,上帝仍然『將日後必有的事指示』他,藉以關心、憐憫、光照、挽救他。至於其他巴比倫哲士等所拜的一切神明都是假神,都不能向王顯明那奧祕的事。

       但以理在王面前也抓緊時機,為巴比倫的『哲士、用法術的、術士、觀兆的』等人作了最有力的辯護。因為王起先所以會『氣忿忿的大發烈怒,吩咐滅絕巴比倫所有的哲士』,最根本的原因還是由於對他們發生了誤會和猜疑,認為他們是在搞甚麼陰謀詭計,故意不將夢的內容和講解告訴他。雖然他們一再為自己辯護說:『世上沒有人能將王所問的事說出來』,但王仍不相信。因此現在但以理所說的第一句話,就為他們作了最好的辯護:『王所問的那奧祕事,哲士、用法術的、術士、觀兆的都不能告訴王。』這樣就可以消除王對他們的誤會和忿氣,為他們求得王的諒解。在此又一次顯明了但以理的愛心,他一心設法救護巴比倫眾哲士的生命。

       但以理接著向王指明了他當時的思想活動和背景,以及作夢的原因。他對王說:『你的夢和你在床上腦中的異象是這樣,王阿,你在床上想到後來的事,那顯明奧祕事的主把將來必有的事指示你。』(但2:28,29)。至於王『在床上想到後來的事』具體想些甚麼內容,但以理沒有詳細說明,或是由於沒有必要,或是由於不便在王面前直白指出。況且彼此都已能心領神會。至於具體想些甚麼內容,看來不外乎三個方面:一是關於人死後的情況,二是關於巴比倫帝國的前途,三是關於世界最終的結局等等。因前面已經詳細介紹過有關資料,這堣ㄕA重複。總之,正當他『在床上想到後來的事』時,那顯明奧祕事的主就把將來必有的事指示了他。

       但以理又繼續對王說:『至於那奧祕的事顯明給我,並非因我的智慧勝過一切活人,乃為使王知道夢的講解和心堛澈銎嚏C』(但2:30)但以理在此又一次特意隱藏自己,顯明了他內心的謙卑。同時也又一次突出顯明了上帝對王的憐愛、關懷、光照和幫助。

 

敘述夢的內容和講解

       隨著上述簡要而意義深遠、重大的說明之後,但以理便開始敘述尼布甲尼撒王所作而又忘記之夢的內容:『王阿,你夢見一個大像,這像甚高,極其光耀,站在你面前,形狀甚是可怕。這像的頭是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銀的,肚腹和腰是銅的,腿是鐵的,腳是半鐵半泥的。你觀看見有一塊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打在這像半鐵半泥的腳上,把腳砸碎。於是金、銀、銅、鐵、泥都一同砸得粉碎,成如夏天禾埸上的糠枇,被風吹散,無處可尋。打碎這像的石頭,變成一座大山,充滿天下。這就是那夢。我們在王面前要講解那夢。』(但2:31-36)。

       隨著但以理充滿信心的、語氣肯定有力的敘述,在聖靈的光照下,王的記憶力也完全恢復了。他已確知但以理所敘述的夢,正是他夜堜狶@的夢。於是他的理智在神奇的啟示前驚奇不已。現在但以理可以開始向他講解夢的內容了。

       但以理說:『王阿,你是諸王之王,天上的上帝已將國度、權柄、尊榮,都賜給你。凡世人所住之地的走獸,並天空的飛鳥,祂都交付你手,使你掌管這一切。你就是那金頭。』 

       對以上的講解,王顯然是樂意傾聽並心悅誠服的。但其中也含有使他感到驚奇的信息:你雖然是金頭所代表的『諸王之王』,擁有『國度、權柄、尊榮』等等,然而這一切都是『天上的上帝..賜給你』的,都是祂『交付你手,使你掌管這一切』的;而卻不是靠你自己的聰明、才幹、英勇、軍兵得來的,也不是靠假神的幫助成功的。因為唯有上帝是『萬王之王』。『智慧、能力都屬乎祂。祂改變時候、日期,廢王立王。』祂是慈愛的,也是公義的。祂能賜予恩賞,也能施行懲罰。

  這一些認識無論對尼布甲尼撒王或對世人來說,都是極重要的。人只有真正認識並實踐這些真理,才不致於自高自大,目空一切,或專以自我為中心,專為自我而生活。人也只有認識並實踐這些真理,才不致濫用上帝所賜的權柄,去壓制萬民,而卻當造福世人,榮耀上帝,並一心信靠祂、遵從祂,為祂而生活。

       但接下去但以理的講解,卻似乎是王所不樂意聽的,因它直接打擊了王的驕傲、自私的野心。然而但以理卻沒有任何懼怕人的心理而對此避諱不言;他卻在主的愛堜黎腄B勇敢而懇切地傳出了上天的啟示:『在你以後,必另興一國,不及於你。』(但3:29)。這意思就是說:在你所代表的金頭巴比倫國之後,必另外興起一個銀胸背的國。雖然這銀子的國不及於你的國,然而它卻必要興起,取代你的國,這是多麼奇妙的啟示。

       這一信息從表面上看來,似乎是尼布甲尼撒王所不歡迎的。他豈不是正在考慮怎樣才能使他的帝國永遠強大鞏固,以致於能永存於世麼?但這一啟示卻告訴他:不可能。『在你以後必另興一國。』照人看來,也許他會拒絕這一信息,或表示忿怒不悅。但是在明顯的神蹟面前,在上帝的全能、全知、全愛的感動之下,他驕傲的心靈一時被降卑了,自私的野心也一時受到了抑制。他出乎尋常地對這一上天的信息表示樂意接受,並且他從這一信息中也多少獲得教訓:人不能一切以自我為中心,也不能專為自我打算和生活;否則,人的一切打算力和努力都將是徒然、虛空的。

       尼布甲尼撒王這時也一定願意知道,這取代他的第二國的前途,以至於世界最終的命運將如何呢?

  於是但以理接著講解說:『又有第三國,就是銅的,必掌管天下。』(但2:39)。這就說明第二國,就是銀子的國,必將被第三國,就是銅的國所取代。但第三國也不能永存。因還有『第四國,必堅壯如鐵。鐵能打碎、剋制百物,又能壓碎一切,那國也必打碎、壓制列國。』(但2:40)。

  那麼第四國,就是堅壯如鐵的國家,能不能永存呢?也不能。不過第四國的命運不是被另一大國所取代,而是被許多蠻族所入侵、瓜分、割裂成許多小國,並且這些小國將永不能再合併成為一個大帝國,正如但以理在異夢的講解中所指明的:『你既見像的腳和腳趾頭,一半是(原文為部分是)窯匠的泥,一半是(部分是)鐵,那國將來也必分開(可譯為分裂)。你既見鐵與泥攙雜,那國民也必與各種人攙雜,卻不能彼此相合,正如鐵與泥不能相合一樣。』(但2:41-43)。

       那麼這些小國以至於世界最終的結局將怎樣呢?但以理接著講解說:『當那列王(也就是這些小國)在位的時候,天上的上帝必另立一國,永不敗壞,也不歸別國的人,卻要打碎、滅絕那一切國。這國必存到永遠。你既看見非人手鑿出來的一塊石頭從山而出,打碎金、銀、銅、鐵、泥,那就是至大的上帝把後來必有的事給王指明。這夢準是這樣,這講解也是確實的。』(但2:44-45)。

       但以理在這媯巧颽O向尼布甲尼撒王傳出了天國的福音和恩典的呼召。巴比倫帝國和隨後相繼興衰的列國固然都必敗壞,並且從金、銀、銅、鐵、泥的演變次序來看,在某些情況方面也是一代不如一代,而日趨敗壞,然而最終『天上的上帝必另立一國,永不敗壞,..這國必存到永遠。』

  尼布甲尼撒王不是想望永生,並盼望能獲得一個永存的國度麼?那麼他就必須認識、信靠這一位獨一的『天上的上帝』,而悔改、歸向、事奉祂。他從今以後必須不再以自我為中心,不再為自我而生活,不再為建立自己的國度而奮斗;而卻應以上帝為中心,為上帝而生活,並一心為建立上帝的國度而終身奮斗;那麼將來基督得國降臨時,他必要大蒙恩賞、大有榮耀地進入上帝永生的國度。正如主耶穌在世時所宣傳上帝的福音說:『日期滿了,上帝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可1:14,15)。也正如經上所勸勉:『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識,有了知識,又要加上節制,有了節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愛弟兄的心,有了愛弟兄的心,又要加上愛眾人的心。你們若充充足足的有這幾樣,就必使你們在認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上,不至於閒懶不結果子了。..這樣必叫你們豐豐富富的得以進入我們主救主耶穌基督永遠的國。』(彼後1:5-11)。 

 

尼王謙恭下拜高抬但以理

       由於但以理靠著主的恩助,在王面前滿有信心、愛心、勇敢、智慧地講解了夢的內容,傳出了從天而來的警告的信息,天國的福音,和恩典的呼召,並且在講解的過程中一心高舉上帝的聖名,彰顯上帝的大能、大愛,挽救眾哲士的生命和光照王的心靈,以致於王在上帝無限的權能、智慧和慈愛的感召下,在聖靈的光照感化下,心中大受感動。他的驕傲、自私的野心一時完全受到了抑制。他在上帝面前一時完全降卑了。他當時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忘記了自己是一個威風凌凌的巴比倫帝國的帝皇,又是統轄列國的『諸王之王』;他也似乎忘記了站在自己面前解夢之人的身份和地位,忘記了他不過是一個希伯來的青年俘擄;他似乎也忘記了他們當時所在的環境是一個帝皇的宮廷,竟然如經上所記:『當時尼布甲尼撒王俯伏在地,向但以理下拜,並且吩咐人給他奉上供物和香品。王對但以理說,你既能顯明這奧祕的事,你們的上帝誠然是萬神之神,萬王之主,又是顯明奧祕事的。於是王高抬但以理,賞賜他許多上等禮物,派他管理巴比倫全省,又立他為總理,掌管巴比倫的一切哲士。』(但2:46-49)。

       從這一次尼布甲尼撒王甘心接受夢中警告和福音的信息,勇於當眾俯伏在地,向但以理下拜,承認上帝為萬神之神,萬王之主的事上,我們可以得到一個重要的教訓,就是不要根據人表面的一些情況就對人能不能得救的問題下結論。我們應當用愛心的、全面的和發展的眼光看人。例如尼布甲尼撒王,按照一般人的眼光,從表面上看來,真是性情兇殘,罪大惡極,理應立即除滅,才大快人心;然而實質上卻不完全是這樣。他還遠未到不可救藥的地步。從這一次以及後來兩次類似的情況來看,他的心靈中還有著易於受教、受感,並勇於承認、接受真理的優點。這一點是極重要的,也說明他的問題主要還是由於缺少真理亮光,加上從小生長於異教的環境中,出身於弄兵瀆武的家庭內,從青少年時起又跟隨父王東征西戰,殺人流血,司空見慣,以致形成他兇暴殘忍的習性。然而他內心中的生性爽直、柔軟易感,願意受教,說明他還是有蒙恩悔改、被主拯救的可能。從這一點上來說,他要比那些術士、用法術的、行邪術的、觀兆的等等,表面上似乎道貌岸然、謙恭有禮,而內心卻極為驕傲、自私、奸詐而又剛愎的人來,更容易接受真理光照而得蒙主恩拯救。這也正如那些易於受感受教的稅吏、娼妓和罪人,要比那些自以為義、假冒為善、驕傲自私的法利賽人更容易接受真理光照而蒙恩悔改的道理一樣。而尼布甲尼撒王最後也果然在主愛的不斷挽救下而蒙恩悔改,離惡從善,歸向真神上帝了。

       尼布甲尼撒王這一次一時之間在上帝面前雖然完全降服了,他自私的野心也一時完全受到抑制了,然而他當時所受的感動還是很膚淺的,他還沒有達到完全悔改、歸向上帝的地步。隨著歲月的推移,他從這次事件中所受的光照和感動也就逐漸淡薄、消失了。同時他的驕傲、自私的野心又死灰復燃,而日益得勢了。終於發展到後來,在鑄造金像和強迫人跪拜金像的事上而更為變本加厲地嚴重暴發出來了。因此上帝要引導他走到真正蒙恩悔改的地步,還需經過漫長的年日,更多的管教,並不斷耐心的感化。由此可見,有時上帝要挽救一個罪人信而悔改,蒙恩歸主,也是多麼艱難不易。

 

但以理推薦他的三個同伴

       講到這堙A可以說但以理在這次考驗中已取得了完全的勝利。但是這次考驗並未完全結束,因王對但以理的高抬和賞賜本身也是一種考驗。而接著但以理又在這次正確對待和處理榮譽的事上,為我們留下了一個完美得勝的榜樣。

       首先,但以理並沒有絲毫歸榮耀於自己,他已經不斷地隱藏自己而完全歸榮耀於上帝。他也並不認為上帝將這次異夢的內容和講解啟示給他,是因上帝單單喜悅他,而聽了他的祈禱;因他知道這堶惜]包含了他同伴們的懇切禱告,並且正因為上帝悅納了他們大家同心合意的祈禱,才賜下了這一次關係重大而又影響深遠的啟示。因此當王高抬、賞賜他,並委以重任的時候,他便覺得有責任向王推薦他的三個靈性美好,才智全備的同伴,讓他們和他一同分擔重任。於是『但以理求王,王就派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管理巴比倫省的事務。只是但以理常在朝中侍立。』(但2:49)。

       再者,但以理推薦他的三個同伴,還有著更深遠、重大的意義。但以理清楚知道,上帝帶領他和三個同伴來到巴比倫王宮中是有著偉大、美好旨意的。上帝顯然是要藉著他們在巴比倫的宮廷中,在列邦的君王臣民面前,高舉上帝的聖名,為真理作見證,並和邪教的迷信、罪惡的勢力作斗爭。上帝也要藉著他們盡可能地為他們本國的同胞和列國的百姓謀福利,並特別要為本國上帝子民以後的回國復興而舖平道路。如要完成上述使命,單靠自己一個人,力量是不夠的。因此但以理在聖靈的引導下,要爭取他的同伴和他一同擔任更重大的責任,這樣就可在善惡斗爭的陣線中增強屬靈的力量,在異邦的朝廷中更好推進主的旨意。

       此外,但以理推薦他的三個同伴分擔他的重任,『管理巴比倫省的事務』,還可以減輕他自己過重的事務負擔。這樣就可以使自己有充足的時間專心禱告,研究聖道,尋求更大亮光和力量,以便能更好完成世界和靈界、國家和宗教、朝廷大臣和至高上帝先知的雙重責任,並使自己在完成世界上一般的工作事務外,還可有充足的時間從事傳道救靈聖工,為真神上帝作美好的見證。因此但以理在這樣的按排中,真是充滿了屬靈的智慧和眼光。

 

上帝所懷有的深遠廣大的美意

       最後讓我們來看一下上帝在本次事件中所具有的深遠廣大的美意:

       從以上一切所述可見,本次事件從尼布甲尼撒王作夢而又忘記,到但以理神奇地再現夢的內容和講解,它的整個過程都是極其奇妙的,都是在上帝神奇的設計、按排和帶領下。它的整個過程也好像一幕驚心動魄而又轉危為安的『戲劇』,完全由上帝在『設計』『創作』和『導演』著。

       上帝為甚麼要在這次事件中作出這一系列奇妙的安排呢?顯然這堶惇O有著上帝極其深遠廣大的美意的。

       首先,對尼布甲尼撒王來說,通過這一連串得夢和解夢的奇妙經歷,使他開始對真神上帝至高無上的權威,以及祂的全能全知和全愛,有了經驗上的認識和親身的感受,並也獲得了雙倍的神奇證據,可以深信這夢和夢的講解都是從上帝的啟示而來的。

       其次,對王所召來解夢的那些巴比倫的術士、用法術的、行邪術的和迦勒底人來說,這次事件也是一次有力的懲治、警告和光照。他們平時在王和百姓面前,專以虛假迷信之事自欺欺人,並把自己裝扮成神祕莫測、能預卜兇吉、善解奧祕的人物,如今卻在事實的嚴酷考驗面前,徹底暴露了他們虛弱無能的本質。若不是上帝施與憐憫,他們這次全都要死於王的極刑之下。同時由於上帝這次奇妙的安排,也使他們不可能對王的夢進行否定和曲解。

       而對上帝的僕人但以理和他的三個同伴來說,通過這一次驚心動魄的考驗,使他們的信心和愛心都得到了操練,屬靈的經驗也都更加深廣,並也能在巴比倫的宮廷中和列邦萬民面前,高舉、見證上帝的聖名而榮神益人。

       通過這一次事件,對但以理本國的百姓來說,也為他們帶來了福惠和教訓。尼布甲尼撒王既高舉了但以理和他的同伴,自然也會在更多方面善待上帝的子民。同時但以理和他的同伴既被委以重任,管理國家大事和巴比倫省的事務,自然也會在各方面顧及本國百姓的利益。此外,這次神奇事件也必會在信仰和靈性方面,激發本國同胞的熱心,使他們在被擄之中更加深切悔改,尋求上帝。

      通過這一次事件,對外邦的眾多臣民來說,也為他們帶來了一次真理的光照,使他們對獨一至高的真神上帝能有更清楚的認識。而且但以理和他的同伴被重用,擔任國家的要職,也必會在今後靈性或物質生活各方面,為他們帶來深遠有益的影響。

       通過這一次事件,也使上帝的聖名在巴比倫國的朝廷中,在列國的臣民面前,在被擄分散各處的以色列民中,大大被高舉,同時也使異邦的一切假神偶像被揭穿。 

       此外,通過這一次事件,也使得歷代以來直到我們末後時代的人,都更能深信大像異夢的內容和講解,確是從上帝的啟示而來的。事實上我們今天所看到的異夢,已不單單是尼布甲尼撒王所作的夢,而更是根據但以理在異象中所見到的夢,這樣就使我們有加倍的證據,可以相信並重視這從天而來的關係到我們歷代普世萬民的預言。

  事實上,時至今日,這一大像異夢的預言已經在歷史上獲得極奇妙的應驗。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羅馬帝國都早已成為歷史的過去。現在已處於大像即將結束的末腳年,預表基督復臨的石頭很快就會打下來。惟願我們立即儆醒起來,在主面前『發熱心,也要悔改』,並要向人們迫切傳揚:『上帝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啟3:19. 可1:15)。以迅速作好一切準備,迎見基督復臨。關於大像預言的詳細講解和奇妙應驗,我們下一題中再深入研究。  * 路光 *